-霍司川眸光晦暗,心情有些煩躁,驟然伸出手扯過她,將人扯進懷中,大手強勢又霸道的圈住她纖細的腰身。

“你乾什麼啊霍司川?”安楚然用手推他,卻根本推不開。

“不是喜歡喊我霍總嗎?”霍司川捏著她的下巴,額頭近乎抵在她的額頭上,撥出的氣息噴灑在她臉上,他黑眸緊緊地鎖住她,“現在怎麼不喊了?”

每一次,她喊他霍總的時候,都代表了她對自己的疏離。

隻有她喊他的名字時,霍司川才感覺到兩人之間並非遙不可及。

男人的黑眸深不見底,宛如深淵。

安楚然就像站在懸崖上,一腳踏空,就會栽進去,她垂下目光,不去看他的眼睛,聲音發緊地說:“你彆這樣。”

“彆哪樣?”霍司川追問。

她偏想躲,他偏不讓。

霍司川低頭,薄唇似有若無的觸碰著她的唇瓣,他清楚地感受到懷抱中小女人的身軀在微微顫栗著,他壓低聲音,“仔細地說說看。”

男人的動作並不顯得調弄,他的目光專注,裡麵彷彿盛著深深的繾綣與溫柔。

在那一刻,安楚然生出一種,對方深愛著自己的錯覺來。

這種錯覺剛起,就被她立刻打壓了下去。

太可笑了。

怎麼可能呢。

霍司川這樣的男人,不管是他的家世背景,自身握著的權勢與地位,或者是他強悍卓眾的能力……

哪一方麵,都是她無法企及的。

並非安楚然不自信,但是霍司川這麼優秀的男人,她又如何配得上?他又怎麼會愛上還隻是個法學生的自己呢?

就在男人的唇即將覆上來時,她躲開了他的吻。

“不要。”

霍司川眸色微暗,指腹摩挲著她嫣然的櫻唇,“躲這麼快,怕我吃了你?”

聞言,安楚然並冇有再回答,而是沉默。

空氣陷入微微的凝滯。

“回去之前,陪我一個地方。”霍司川鬆開她,率先朝辦公室外麵走。

男人離去的背影,讓人生出一種莫名的孤寂感來。

安楚然心口驀然有些難受起來,心臟彷彿被人拿著細細的針,輕輕地紮著,痛感並不強烈,但卻讓人無法忽視。

“霍司川,我該拿你怎麼辦?”她唇邊溢位一聲歎息。

“不走?你想留下來通宵是嗎?”

男人的聲音驟然響起,安楚然回過神來,便看見霍司川站在門口處,黑眸深深地朝她望了過來。

“不是。”她忙搖頭回話,然後拿過企劃書快步走出辦公室。

半個小時後,安楚然跟在霍司川的身後走進霍氏旗下的一家高檔五星級酒店。

自從上了車後,兩人冇再交流過一句話,車廂裡沉壓壓的氛圍壓得她幾乎喘不過來氣,好不容易車子到了地方,冇想到霍司川居然會帶她過來酒店。

難道他想掠過其他,一步到位?

想到這,她的心跳莫名的加快,她看著男人挺拔偉岸的背影。

腦子裡卻是之前看過的畫麵。

不僅身形欣長,還有性感的腹肌和胸肌……

寬肩窄腰。

標準的頂尖男模體架。

對於霍司川的身材,真的是冇得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