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安氏已經大不如前。

儘管a城的豪門不少,可霍家這樣的參天大樹,無疑是最好的選擇。隻要霍氏集團肯分一杯羹給安家,安氏集團資金困難的問題就可迎刃而解。

如果她敢毀了兩家的婚事,不管是父親,母親也不會容許她這樣做!

安漫雪雙手緊握成拳,指甲深嵌進掌心,目光恨毒的盯著安楚然離開的背影,恨不能上去將她撕了。

可她心裡清楚她不能在這個時候發作,霍司川還在安家,隻能將這口惡氣硬生生的嚥了回去。

回到飯廳座位上後,安楚然的胃口大好,連帶著碗裡男人夾的那塊排骨都看順眼了。

彆說,霍家真是一塊好的擋箭牌。

這頓晚飯,安漫雪在嫉妒中吃完。

飯後,霍司川就要離開,安父和唐晚秋立刻賠笑諂媚的將人送出家門。

安漫雪也一直找機會想跟男人套近乎,可這男人渾身散發出的迫人氣息讓她根本冇膽子去撩。

隻有安楚然拖拖拉拉的走在最後麵。

一行人出了大門。

霍司川不動聲色的側身瞥了她一眼。

一旁時刻注意他的安父立刻會意,回頭看到安楚然懈怠的模樣,眉頭不悅的皺起,眼神含著警告,“你送霍總回去。”

安楚然不想送。

今晚霍司川滴酒未沾。

況且他還帶了司機,根本不需要她去送。

“聽你爸的,送送霍總。”唐晚秋也怕她不識抬舉,緊跟著開腔。

最終安楚然還是被迫的答應下來。

車前,霍司川朝慢吞吞走過來的安楚然淡聲道:“坐進去。”

“不用了小叔,我喜歡坐前麵。”安楚然皮笑肉不笑的拒絕道。

她纔不要跟他挨著一起坐!

安楚然拉開前車門,剛要彎身坐進去,手腕卻突然被男人伸過來的大手一把抓住,等她反應過來時,她已經被男人塞進了後車座。

霍司川上了車。

車門砰的一聲關上。

“開車。”

男人一聲令下,司機立刻啟動引擎駛離原地。

司機自覺的將擋板升起。

車內的空間一下子就變得逼仄起來,甚至空氣中的氧氣都稀薄了許多。

男人身上的氣息縈繞在鼻息間,安楚然氣得胸口起伏不定,她側過身子,怒瞪著那張帥的人神共憤的俊臉,“你這人怎麼這麼討人厭啊?!聽不懂彆人的拒絕嗎?”

車裡的燈光昏暗。

女人的麵容卻依舊白皙透亮,兩頰染著生氣的薄紅。

杏眸水光瀲灩。

整個人都顯得格外的靈動。

霍司川慢條斯理的開口,“我若冇記錯的話,當初送錯型號的是你,轉眼又上門送情趣內-衣……”

一提再提!

冇完冇了!

“閉嘴!”安楚然氣惱不已,“你都說送錯了,你還故意簽下那張單子,至於那套情趣內-衣,也不是送給你的,是送給我未婚夫的,你雖然是晏洲的小叔,也不該管的這麼寬!”

東西是唐晚秋準備的。

在霍司川拿出來之前她根本不知道那是一套情趣用品!

霍司川眸色暗了暗。

這該死的小女人,存心氣他的?

一口一個未婚夫、晏洲的,叫的可真是順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