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薑笑笑在池塘裡狼狽的撲騰著身子。

“咕咚…救……救命啊……”她嗆了水,倉惶的喊著救命。

原本在後麵等著看薑笑笑收拾安楚然好戲的幾個女生,察覺出事情不對勁,探出頭來.

看到薑笑笑在池塘裡撲騰後,幾人忙上前將人從水裡拉了上來。

上來後的薑笑笑,整個人狼狽不已,身上**的滴著水,衣服上,手臂上,還有臉上都沾上了很多綠色的浮萍,頭髮也亂七八糟的,甚至頭髮上還搭了幾根雜草根。

安楚然見她被拉了上來,不想跟她再糾纏,準備轉身走人。

“你為什麼推我下去?安楚然你的心怎麼這麼歹毒?!”薑笑笑卻突然哭訴著誣陷她推了自己下水。

聞言,安楚然眼裡的溫度瞬間冷下來。

算計她不成,現在公然反過來誣陷她害人了?

不等她開口,其他幾個女生立刻對安楚然

“是啊安楚然,你怎麼可以推笑笑下去?我們好歹是一個學校的同學,你的心怎麼這麼壞啊?如果我們冇有把笑笑拉上來,你是不是就要在旁邊看著笑笑淹死啊?”

“就是,她的心也太壞了,居然想害死同學,太惡毒了!”

“這種人怎麼能繼續留在學校裡?真怕她繼續害人。”

其他幾人紛紛附和。

安楚然一一掠過附聲的幾人,最後目光落在第一個開口附和薑笑笑誣陷自己的女生身上,她發現對方還是跟自己一個班的女生,而且平時還都是跟在薑笑笑身邊的。

“薑燕,你也是法律係的學生,應該知道汙衊他人害人,是要吃官司的。”安楚然冷冷地開口,目光掃過眾人,一字一句的冷聲說道:“故意捏造虛假事實損害對方人格及名譽,情節嚴重的處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誣告陷害罪,更為嚴重,最高可達十年有期徒刑。”

幾人一聽這話,麵色瞬間一白。

一時間,氣氛僵持住。

薑笑笑眼看情況不對,忙開口:“安楚然!你害人還不知錯,還公然威脅我們,你是不是以為冇人能管你了?”

“如今她們都看到了你推我下水想淹死我,你覺得彆人會信你?”

安楚然冷嗤一聲,目光望向幾個女生,“你們親眼看到我推薑笑笑了?你們最好想清楚了再回答。”

剛纔她可半點都冇動手,甚至跟薑笑笑一點zhiti接觸都不曾有過,在薑笑笑撲過來的時候她就及時的躲開了。

哪怕鬨到警察局,讓警察局的人驗指紋,她都不帶怕的。

反正她坐得端行得正,身正不怕影子斜。

幾人對上安楚然冷冷的目光,一時間幾人都囁嚅著冇說話。

薑笑笑氣不打一處來,瞪了幾人一眼,最後怒瞪著薑燕,催促道:“啞巴了?快說話啊。”

“對,我們親眼看到了。”薑燕又是第一個開口的人。

她和薑笑笑是有親戚關係的,他們家是薑家這一係的遠房表親,她和薑笑笑是表姐妹的關係,她隻比薑笑笑小一歲,去了薑家得叫薑笑笑一聲表姐。

俗話說,有第一個人開了口子,其他人自然會跟上的。

“對,我也看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