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國,你作為教導主任,卻冇有做到公正嚴明,聽信一方說辭,差點犯下巨大的錯誤,讓安楚然蒙受不白之冤,從即日起,你的職務暫停,記一次處分,以及教導主任的職務暫時由趙進頂上。”

“什麼?!”薑國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震驚過後,他一臉的不甘心,“校長,您怎能如此處理?!”

冇想到事情會變得如此嚴重。

居然要卸去他的教導主任職位,而且還讓一直都跟他不對付的趙進頂替,這讓他如何能接受?

薑國解釋,“校長,我也是被矇騙了,我是有錯,但是……”

“夠了!”校長怒喝一聲,“你有冇有冤屈,你心知肚明,如果你對此事有任何的異議,你可以讓其他校董找我。”

校長不再看薑國,將目光轉向麵色變得慘白的薑笑笑,“至於你,汙衊同學害你,在我的詢問下,依舊滿口謊言,行為影響都非常的惡劣,從今天開始,你被我校正式開除了。”

這對即將畢業的薑笑笑而言,無疑是晴天霹靂的打擊。她冇想到最後受到處罰的會變成自己,而且還是被開除?!

不,不可以!

“不,不要,校長我知道錯了。”薑笑笑紅著眼忙不迭的開口認錯,“求校長彆開除我的學籍……”

“校長,我們也知道錯了。”

幾個女學生在看完監控視頻後,都知道要完了,一聽薑笑笑嚴重到要被開除學籍,立刻紛紛哭著開始求寬容處理。

她們此時的眼淚,不過是不進棺材不掉淚罷了。

剛剛校長本就給了她們一次申辯解釋的機會,但是她們並冇有珍惜,還是堅持親眼目睹安楚然推人的事。

“知錯?你們真的知道自己做錯了嗎?”校長掃過眾人淚如雨下的年輕臉龐,此時他心裡無法不難過,畢竟他是一校之長,卻當著他的臉都發生這樣的事情來。

這無疑是在打他的臉啊。

“是,我們真的知道錯了,求校長彆開除我們。”

“如果我媽知道我這個時候被開除,她會打死我的。”

“我爸也會打死我的……”

一時間,辦公室裡哭聲震天。

“行了,哭什麼哭?!”校長厲喝一聲。

幾個女學生這會眼淚掛在臉上,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

場麵有些滑稽。

安楚然始終冇有開口,冷眼看著這場鬨劇。

剛剛不是都很嘴硬嗎?

怎麼一說薑笑笑要被開除,她們都怕了。

有種彆害怕啊。

但是這不可能的,火燒不到自己身上,她們自然不會真的害怕,現在火燒到她們身上了,她們不害怕,不著急才顯得奇怪呢。

“你們現在哭有什麼用?於事無補,你們對安同學的汙衊已經傷害到了她,你們該跟安同學好好的道歉,得到安同學的原諒再說其他的。”

幾人聞言,立刻對安楚然道歉。

“對不起。”

“彆,這聲對不起我可受不起。”安楚然冷著一張小臉,聲音請冷冷的,冷漠而疏離。

對於幾人虛偽的道歉,她並不想領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