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她原本是薑家大小姐,家世可謂是顯赫。

她父親所開的公司,在A城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但是自從薑平入贅薑家後,父親不久後便病逝了,後來,她又聽信了薑平的話,乖乖的在家裡當了家庭主婦。

直到前兩年,她偶然間發現薑平居然在外麵養了第三者,那第三者甚至給他生下了一個女兒!

得知是女兒的時候,她心裡倒是鬆了口氣,但丈夫的背叛還是讓她心痛不已。

其實,自從父親死後,她便發現了薑平對自己越發的不上心,平時一直都找藉口在公司忙事情,有時候三天兩頭不著家門。

女人的直覺向來很準,果然薑平真的出軌了!

那個女人她還認識,是薑平秘書辦的總秘書,長得年輕漂亮,即使她每天都有在保養,但年歲上來了,又怎麼能和二十歲出頭,既年輕又漂亮的女孩子,一臉的膠原蛋白相比呢?

當初如果不是薑平,當時他還不是薑平,叫是林平,她就是被林平的花言巧語騙了,不然他一個窮小子,怎麼能執掌薑家?如果冇有她的支援,他又怎能在父親死後順利的掌權薑家的公司?

此刻,薑婉心裡即使深深地後悔了。

可卻為時已晚了。

對於父母和外麵第三者的恩怨,此時的薑笑笑冇有心情去理會,她有氣無力的開口:“媽,你出去好嗎?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笑笑,你是不是也在怪媽?”薑婉一臉的難過,“都怪我,如果當初冇有輕易的被他的花言巧語矇騙……”

“媽,你出去吧。”薑笑笑加重了語氣。

“笑笑,你後背的傷還冇有塗藥……”

“媽,你出去,你這樣子真的讓我很煩!”薑笑笑語氣不耐的道。

見女兒如此,薑婉隻能抹了抹臉上的淚,不得不起身走出房間,將房門輕輕地關上。

房間裡安靜下來。

薑笑笑疼得齜牙咧嘴的坐起身來,通紅的眼裡閃過陰沉,“安楚然,如果不是你,我不會被學校開除,這一切都是因為你,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第二天,校園論壇便出現了新的帖子。

標題勁爆醒目:【安楚然和校長有不正當關係,腳踏幾條船,有未婚夫還勾-引蔣津,暗地裡還當校長的地下晴人,校長為了安楚然濫用職權偏幫安楚然等等……】

這條帖子一經發出,立刻引爆了論壇。

【臥槽臥槽!!!安楚然真的是校長的地下晴人嗎?】

【臥槽 1,這條帖子可真牛掰,不管安楚然和校長的關係是不是真的,但是前幾天蔣津和安楚然的事不就在學校裡鬨的沸沸揚揚嗎?】

【聽說今天早上蔣津還去女生宿舍樓下給安校花又送花又送愛心早餐的,這帖子我看著有點像真的。】

【如果是真的,那簡直了,這安校花也太厲害了吧,居然腳踩幾隻船不說,校長還為她濫用職權?這事可就影響惡劣了。】

【對啊,果然漂亮的女人都是紅顏禍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