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我知道是誰做的。”她眸子掠過一抹冷冽。

“誰?”陳雅立刻追問,“到底是哪個烏龜王八蛋這麼缺德?!”

“薑笑笑。”安楚然將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

昨天薑笑笑汙衊她不成,最後還被校長開除。

薑笑笑自然對她仇恨至極。

而且,經過這一次,上次曝光蔣津和她表白的幕後之人,安楚然也能肯定了。

兩件事都是薑笑笑做的。

聞言,陳雅連連點頭,“對,冇錯,一定是她,肯定是她汙衊你推她下水不成,反而被校長開除,她一定是對你懷恨在心,所以才故意發這樣的帖子損毀你的名聲,她的心腸怎麼這麼壞啊?!”

“然然,你打算怎麼做?我陪你去找她算賬……”陳雅一臉的躍躍欲試要衝出去教訓人的模樣。

“不用這麼麻煩。”安楚然忙拉住她。

“那你要怎麼處理?”

“這件事讓警察去處理最好。”安楚然可不想臟了自己的手。

有效的拿起法律武器保護自己,是每個公民的權利。

“對啊。”陳雅立刻拍了下腦門,“報警纔是懲罰惡人的最好的辦法。”

“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用,我一個人去就行。”安楚然搖頭。

早上十點,安楚然去了警聚報警。

在瞭解完具體發生的事情後,警察表示:“安小姐放心,我們會查出真相,秉公處理的。”

從警局出來,安楚然的手機驀然響起,她拿出手機一看是唐晚秋打來的電話,眸色瞬間冷了下來。

電話一接通,唐晚秋謾罵的聲音立刻從那端傳了過來,“安楚然你這個惹禍精,你就儘會給我惹麻煩,如果不想你兒子死,你就立刻給我滾回安家來!”

話畢,那邊直接掐斷了通話。

對於唐晚秋每次打電話過來對她發火,她已經習以為常,但是唐晚秋一再的用她兒子的生死來威脅她,還是讓安楚然心裡無比的痛恨。

在路邊攔了輛車子,她趕回安家。

回到安家,麵對傭人投過來的不屑的目光,安楚然毫不在意,麵無表情的走進彆墅。

“逆女!你還敢回來?”

剛走進去,迎麵安國平便扔了一個枕頭過來,她出手截住,冷聲開口:“那我走?”

不等他們有所反應,她轉身就要走。

“你給我站住!”安國平見她要走更是惱羞成怒,厲喝道:“你如果想你兒子缺胳膊少腿,那你就走!”

安楚然曬然的扯了扯唇角,轉身在兩人對麵的一個小沙發上坐了下來,嘲諷的說道:“讓我回來的是你們,趕我走的也是你們,你們到底想要我怎麼做?”

“你這什麼態度?!”安國平眉頭緊擰,滿臉不悅之色。

“與其說這麼多冇用的廢話,不如直接一點。”安楚然一點都不想跟他們多浪費時間。

看著她的態度,安國平無比的憤怒,怒聲質問:“你最近都在外麵做了什麼?你還記得你跟霍家有婚約嗎?就敢在外麵亂搞!”

“冇有事實根據的風言風語,何須理會?”安楚然麵色冷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