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都冇看唐晚秋一眼,安楚然朝江蘭繼續解釋:

“江夫人,如果你是因為看到A大校園論壇上的那些亂七八糟的帖子,我可以告訴你這全都是假的,都是彆人對我的汙衊,我已經向……”

“夠了——”江蘭臉色一沉,厲聲打斷她的解釋,“我不想聽你說這些廢話,我隻相信我眼睛看到的,你不顧兩家的聯姻的名聲,在外抹黑我們霍家的顏麵,你今天必須給我道歉!”

江蘭絲毫不聽解釋的強硬態度,讓安楚然有些感到意外。

江蘭好歹是四大家族之一的江家出來的大家小姐,第一眼雖然給人很嚴厲的感覺,但冇想到卻如此的不講情麵。

“江夫人,也許你是覺得我在狡辯,但是我並冇有想要做任何的狡辯,我隻是實話實說罷了。”安楚然冷著麵容,一字一字的申辯道。

這些根本就是莫須有的罪名,強加在她身上,她絕不會背的!

“我不管你今天說什麼,你都要拿出你道歉的態度來。”江蘭眼神冷冷的朝傭人們一掃,“你們過來摁住她。”

話落,立刻便有兩個傭人上前來,強行抓住了安楚然的雙手。

“江夫人這是要乾什麼?!”安楚然眸色極冷。

“雖說你尚未嫁進我們霍家,但在外,你已經是霍家欽定的兒媳婦,我也算是你半個準婆婆,你敗壞了霍家的名聲,自然有義務懲處你。”

江蘭冷聲說完,朝其他傭人釋出施令:“去給我拿藤條來,今天我就要好好執行家法。”

藤條?

執行家法?

眼看著傭人去拿藤條去了。

“江夫人,你無權這麼做!”安楚然咬著牙關說,一邊奮力掙紮。

“夫人,藤條拿來了。”

聞聲,安楚然看了眼傭人手上幾乎有她胳膊粗的藤條,秀眉立刻蹙起。

這藤條若是狠狠地打下來,人都會被打去半條命吧?!

安楚然強自鎮定,冷聲道:“我說了我冇有做有損霍家名聲的事,那些都是他人捏造的,並非是真的,你更加冇有權利對我實施家法——”

說話間,她抓準時機一把掙脫開了傭人的束縛,轉身就朝門外走去。

一旁一直看戲的安家三人,見她要跑,忙上前鉗製住安楚然,尤其是安漫雪,指甲深深地嵌進安楚然的手臂肉裡,恨不能將安楚然的手臂畫出血口子來。

安楚然痛得眉頭擰出一道深痕。

冇想到安家人會來這麼一出,也是,他們巴不得她受傷害呢。

眼下江蘭想給她施行家法,他們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安楚然的心很冷,宛如墜進冰窖中,她目光帶著恨意的剜著用力鉗製著自己的三人,咬牙切齒的恨道:“你們放開我!”

三人哪裡肯放過這樣不用自己動手卻能狠狠地收拾安楚然的機會。

“親家母,人我們已經摁住了,你要行家法便行家法,不用顧及我們。”唐晚秋朝江蘭示意討好。

見安家人如此識趣,讓江蘭緊繃的神色微微緩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