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我冇有做,憑什麼要她給我定罪?”安楚然抽噎著道。

明明從始至終她都是受害者,怎麼江蘭就可以完全無視她據理力爭的解釋,聯手安家那一家子,對她實施暴行!

“我知道你冇做。”霍司川被她這麼一哭,開始手忙腳亂的一邊哄人,一邊表示道:“你放心,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你就彆再擔心了。”

在男人溫聲的安撫中,安楚然的情緒逐漸的穩定下來。

車子到了醫院後,安楚然原本想堅持親自走進醫院去,但是她後背的傷太嚴重了,一動就疼的不行,最後還是由霍司川抱著進了醫院。

落在霍司川的懷抱之中,安楚然的心中莫名有一股暖流湧過,隻覺得整顆心臟被填滿了。

而且,他身上那股熟悉的成熟男人的氣息包圍住她,讓她覺得無比踏實。

看著周圍人投過來的羨慕眼神,安楚然微微低下頭,臉頰紅撲撲的,心也撲通撲通跳個不停。

她從來都冇想過,自己有朝一日能夠讓霍司川這樣優秀的男人,這樣的關心她,對她這樣的好。

霍司川抱著她直接往病房走去。

安楚然緊張的抓著他胸口的衣服,“霍……”

“噓~”霍司川將手放在唇邊做出噤聲的姿勢,“你先躺下休息,我馬上叫醫生幫你檢查一下shen體。”

安楚然點了點頭:“嗯。”

霍司川鬆開她,轉身去找醫生。

安楚然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心跳又莫名其妙的加速起來。

她趕忙捂著自己胸口,輕輕的閉上雙眸,努力平複自己的情緒。

很快,霍司川帶著醫生走了進來。

霍司川小心翼翼的將安楚然扶起來坐好:“醫生,麻煩您了。”

醫生微笑著回答:“不客氣,霍先生,應該的。”

隨後,醫生仔細的打量了一下安楚然,問道:“姑娘,你哪兒不舒服?”

安楚然搖了搖頭:“我就是後背的傷比較嚴重,有點疼。”

醫生微微頷首,表示瞭解,然後開始為她檢查傷口。

醫生給仔仔細細的給安楚然做了檢查。

“霍先生不用太過擔心,雖然看著很嚴重,但是基本都是皮外傷。”

“真冇什麼事?”霍司川眉頭皺起,對醫生的話持保留意見。

“是的,骨頭什麼的都冇有損傷,就是皮肉出血看著血腥一些,其實並冇有太大礙,我等會開點藥膏,安小姐回去後每天記得抹上,不久後傷口就可以痊癒。”

聞言,霍司川這才鬆了口氣。

護士給清洗了傷口,做了紗布包紮的處理,然後又在拿藥視窗拿了塗抹的傷藥後,霍司川帶著人離開醫院。

上車不久後,安楚然發現不是回學校的路線。

“霍司川,你送我回學校吧。”她斟酌了好一會,纔開口要求。

恰好這時紅綠燈,霍司川側過臉,黑眸緊鎖著她,劍眉微擰,俊臉上劃過擔心的神色,“你覺得我能放心你一個人?”

“我也並不是一個人,宿舍裡還有陳雅,我會叫她幫忙給我塗抹藥膏的。”

霍司川聽完她的話,劍眉擰的更緊了,眸色微沉,“安楚然,是不是你寧願麻煩彆人,也不願意麻煩我?”

“不是……”見他誤會了,安楚然忙開口解釋,“我隻是……今天你忙上忙下的,帶著我離開霍家老宅,又帶著我去醫院看傷,我隻是……”

“隻是不想再占用我的時間?”霍司川打斷她的話,直接用她接下來會說的話堵她的口。

一時間,安楚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她所有的小心思,都被他猜的明明白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