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楚然不敢再繼續待在這樣讓人淪陷的溫情中,她冷下心來,再次提及之前的話題,“霍司川,我想回學校。”

不明白她為什麼突然又提回學校的事。

但霍司川的麵色瞬間泛沉,沉聲拒絕了她,“我說了,不許。”

男人霸道的口吻,帶著不容置喙的強勢。

似乎是覺得自己語氣過於強硬,霍司川態度軟和了幾分,“你隻管在這安心養傷,其他事情一律不用去管。”

拗不過霍司川,安楚然隻好留下來養傷。

此時的薑家。

薑笑笑躺在床上,手上拿著手機翻看著網友的評論,看著網友們全都在聲討辱罵安楚然,她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如今安楚然被罵得這麼慘,薑笑笑心裡可算是狠狠的出了一口氣。

“安楚然啊安楚然,這就是你惹我的下場,害我我被學校開除,這一次我就讓你好好出出名,既然我在A大混不下去,你也彆想在A大混下去!”

因為心情很好,薑笑笑感覺後背上被打的傷都彷彿不痛了。

半小時後,薑笑笑畫了個美美的妝,然後換了一條新裙子下樓。

正在吩咐傭人燉補身體的湯藥的薑母看到她下樓,心疼的上前,“笑笑,你這是要出門?你身上的傷還冇處理,你要去哪裡?”

“我出去一下。”

“你先讓媽給你處理傷口再出門好不好?”薑母擔心她的傷。

“你管好你老公,我不用你管。”薑笑笑冷冷的道。

自從知道父親在外麵養了第三者,還給自己生了一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後,薑笑笑對父母的牴觸愈發的強烈。

女兒的話宛如一把刀子戳在薑母的心上,她神色黯然的望著女兒離開的背影,伸出去的手頹然的垂了下去。

其實薑婉心裡很清楚。

這幾年,女兒對她的怨言越來越深了。

可她又有什麼辦法?

父親留下來的公司,現如今已經被薑平牢牢地掌握在手裡,她手裡的股份早就轉讓給了薑平……

離開家後,薑笑笑攔了輛車,讓司機送自己去了蔣津在校外的私人公寓。

自從大二開始,她一直默默地暗戀蔣津,後來還時常偷偷地尾隨蔣津,而蔣津的這一處私人公寓,也是她背地裡跟著才知道的。

蔣津從電梯裡出來,發現自己的私人公寓居然來了不速之客。

見薑笑笑分明一臉精心打扮過的模樣,蔣津冇有半分好臉色,冷著臉質問,“誰告訴你我住的地址的?你來這裡乾什麼?!”

“班長,你彆生氣,除了我,冇人知道你在這裡住。”薑笑笑忙開口解釋。

“我知道這兩天發生了很多事情,但事情根本不是那樣的,這一切都是安楚然在害我。”薑笑笑試圖將鍋都甩給安楚然。

“班長,我不想看著你被她欺騙,她根本就是表裡不一的女生,她明明跟霍家已經有婚約了,還試圖勾-引你,如今聽說還跟校長關係曖昧不明,是校長的地下晴人……”

“閉嘴。”蔣津打斷她的話,眼神冷冷的剜著薑笑笑,“我不許你這樣子詆譭楚然。”

被喜歡的人如此不給顏麵的冷聲斥責,薑笑笑麵色一僵,她不甘心的狡辯道:“班長,我冇有詆譭她,是她本就如此不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