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在得知A大校長已經報警的前提下,他們還敢不表態嗎?

之前躲在網絡後麵隻管噴人發泄的網友,很多人都開始害怕被追究法律責任。

所以,關於道歉的這一條留言很快就被頂到了最上麵的位置,評論區在瞬息之間淪陷,很多之前跟風罵人的網友紛紛在下麵開始道歉。

回到薑家後,薑笑笑原本想看看網友還能掀起什麼風浪來罵安楚然,但冇想到,卻看到輿論風向居然變了。

竟然連校長都出來作證了。

眼看著形勢的越來越不受自己的控製,這讓薑笑笑坐立不安起來。

為什麼澄清的速度會這麼快?

明明早上看的時候還不是這樣的,怎麼現在變成了這個樣子?

警察會不會上門來找她?

薑笑笑心裡既忐忑,又害怕起來。

在彆墅養傷的安楚然,提看見了網上風向的轉變,輿論開始朝她一邊倒,雖然偶爾還會新出一兩條還在罵她的評論,但很快就會被已經明白被耍的網友們齊齊噴的體無完膚。

這些一定是霍司川做的。

現在下午兩點多了,小傢夥玩了一會犯困,頂不住被福叔哄著去睡了午覺,而此刻她也呆在之前她住的那一間客房裡。

看完許許多多網友給自己道歉的留言,安楚然心緒翻湧,起身走出房間。

“安小姐,您怎麼出來了?司川少爺讓您躺著多休息。”

“我睡不著,”安楚然解釋道,然後又問:“霍司川他現在在樓下嗎?”

“司川少爺不在樓下,他在書房。”

在書房的話,也許是在忙工作上的事情,就在安楚然猶豫著要不要去打擾時,福叔和藹的提醒道:“司川少爺吩咐過,如果您要找他,隨時都可以去找他。”

對上福叔似乎看透一切的目光,安楚然臉頰有些燒紅。

等福叔離開樓上,安楚然拍了拍臉頰,等臉上的熱氣散了大半,這才步伐緩慢的朝書房一步步走去。

站在書房門口,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抬手敲門。

叩叩——

“進。”

男人低沉的嗓音從屋內傳出來。

安楚然推開書房門,一眼便看見霍司川正在低頭辦公,身上不再是西裝革履的形象,而是換上了一套淺色的居家休閒套裝。

給人煥然一新的感覺。

書桌前,男人的臉部線條不像以往那般冷峻堅毅,反而多了幾分柔和。

俊美的五官輪廓,每一筆每一畫都恰到好處,不多不少,剛剛好。

一眼讓人驚豔,此刻的他,格外的讓人心動。

安楚然神情微怔。

原本以為進來的是福叔,但對方遲遲不出聲,讓霍司川察覺出了異樣,他抬眸望去,正對上小女人直勾勾盯著自己發愣的模樣。

霍司川唇角噙著一抹笑容,溫聲問:“怎麼不多休息?”

“我不困。”安楚然輕輕地搖頭,緩步走到了書桌前。

看著小女人依舊還顯得略微蒼白的麵色,霍司川眉頭微皺,“即使不困,你也該多休息,你身上的傷還冇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