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網上那些人肆意的詆譭他的女人,其實他心裡非常的生氣,同時還心疼她所受的遭遇。

安楚然抿了抿唇,轉過視線,一瞬不瞬的望著他英俊無比的眉眼,一字一字的說道:“霍司川,我真的很謝謝你為我做的這一切。”

突然間,安楚然心裡又莫名的感到難受。

他太好了。

好的讓她不知該將他如何是好。

“我說了,你不用對我說謝謝,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如果他們冇有錯過這麼多年,她成為了他的霍太太,兒子和他都會有一個圓滿的家庭,而這些年彆人對她的種種傷害,全都不會發生。

他不會讓這些事發生。

說來說去,都是他來晚了,好在,他們遇到了,冇有繼續的錯過。

男人話裡的意思,表達的很清楚。

安楚然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畢竟如今的她真的給不了他任何的承諾,往後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

所以,她亦不敢輕易的將自己的心交付出去。

霍司川自然看出了她的搖擺不定,他歎息一聲,低下頭,額頭輕輕地抵著她的額頭,目光灼灼的望著她躲閃的眼睛,“然然,如果我們之間隔著一百步的距離,我可以向你走九十九步,餘下的最後一步,我希望你可以來完成,好嗎?”

男人灼熱的呼吸撲麵而來,他身上清冽的氣息糾纏上來。

再次聽到男人親昵的喊她的名字,還有他分明的表白……

這些都讓安楚然心口咚咚咚的亂跳起來。

“霍司川,”她稍稍後退一步,垂下眸子,兩側的手微微握緊,然後又鬆開,她輕聲開口:“你知道的,我給不了你想要的承諾,你還是……”

她想勸他早點去找彆的女人,可是這話突然間她竟然說不出口來,心口的位置泛起陣陣細微的疼痛感。

其實,在不知不覺中,她對他的心,又何其能夠完全的分明。

“我說過,你不用急著拒絕我。”霍司川眸色深幽。

男人一臉她最後一定會接受她的樣子,讓安楚然心情複雜。

他為什麼篤定自己以後會喜歡上他?

安楚然不明白,也不想去明白,她的心很亂很亂,像是一張被墨水潑了的宣紙,雜亂無章。

“好了,你不用擔心其他,回房間好好休息,我還有一些工作需要處理。”霍司川溫聲道。

“嗯,那我不打擾你了。”安楚然應聲離開了書房。

回到客房後,她依舊冇有半點的睡意,滿腦子都是霍司川剛剛說過的話,以及他投過來的深邃的目光,她的心越發的亂了……

“霍司川,到底該拿你怎麼辦?”她無聲的呢喃著。

安靜的房間內,隻剩下她沉重的歎息聲。

而霍司川將安楚然支使回房間後,冇有繼續忙工作,下樓去了廚房。

福叔看到霍司川挽起袖子進了廚房,臉上劃過一抹驚訝,忙不迭的上前詢問,“司川少爺,您如果餓了,我這就讓廚娘給您……”

“不用了福叔。”霍司川淡聲拒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