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安楚然心情頗為複雜。

日理萬機的總裁大人,堂堂霍家的掌權人,到底還有什麼是他不會的嗎?

“愣著乾什麼?去洗一下手,然後過來坐著吃飯。”

聞聲,安楚然恍然回神,正對上男人那雙漾著幾分戲謔笑意的黑眸,一時間,她臉上莫名的熱了幾分,淩亂的應了一聲,“嗯。”

然後,她拉著小傢夥一起去洗手。

洗完手回來,霍司川已經將最後一道羹湯端了出來。

安楚然剛坐下,麵前就放了一晚熱氣騰騰的湯。

“這湯你多喝一點,給你補氣血的,對你的傷口的恢複也有助益。”

男人的貼心,讓她心裡溫暖不已。

“謝謝。”她垂眸道了聲謝,勺了一勺子,在唇邊吹了幾下,然後送進口中。

雞湯的味道非常濃鬱,但並不讓人感覺油膩,裡麵還有枸杞紅棗……

湯裡麵放了很多滋補的藥材。

安楚然一邊喝著雞湯,一邊在想,這雞湯裡麵放了這麼多藥材,跟十全大補湯有得一拚了,她喝多了會不會流鼻血?

對麵的霍司川見她眼睛骨碌碌的轉著,掀唇好心的提醒她:“放心,放的都是溫補的藥材,不會讓你流鼻血。”

男人的話,令安楚然瞪大眼睛,她脫口而出一句:“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霍司川笑而不語。

安楚然臉上爬上一抹紅暈,她避開男人撩人心絃的目光,低下頭繼續喝湯。

見狀,霍司川嘴角的笑意越發的深了幾分。

一直默默看戲的霍晏煜,感受到兩人之間的氛圍越來越和諧,嘴巴弧度跟著上揚。

也許很快,他就可以再叫然然阿姨媽咪了……

霍晏煜萬分的期待這一天。

一場晚餐,在無聲又溫馨中結束。

吃完晚飯,安楚然原本想出點力洗一下碗筷,但霍司川根本不讓她動手,將她和小傢夥一起趕出了飯廳,他一個人親自收拾。

晚上九點半,小傢夥睡著後,安楚然回了客房,因為傷口不能碰水,她洗澡花費了不少時間。

剛從浴室出來,敲門聲緊跟著響起,她走過去打開門,霍司川就站在門口,居高臨下的眸光投射而來。

“傷口有冇有碰水?”

“我有注意,傷口冇有碰到水。”安楚然搖頭,躊躇了幾秒,溫聲開口詢問:“你敲門找我,是不是還有其他什麼事?”

“嗯。”霍司川淡聲頷首,“你後背的傷該換藥了。”

聽到他這話,安楚然愣了一秒。

他是想給自己換藥?那不是得脫下衣服?

一想到這裡,安楚然臉上立即燒了起來,她眼神閃爍,話都磕磕巴巴,“不、不用了吧……我等會自己……”

“你能夠得到?”霍司川打斷她。

不能。

可是即使她自己換不了藥,也不能麻煩他來給她上藥吧?!

霍司川傾身向前,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目光灼灼的望著她,聲音低沉,“你在害怕?”

男人清冽霸道的氣息撲麵而來,安楚然抬眸,正對上他深幽的目光,心臟驀然一震。

在這種關頭,她怎麼可能承認自己害怕!

該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