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間,她覺得她就像是被霍司川逼進了一個死衚衕裡,無路可逃。

她絞儘腦汁,大腦靈光一閃,嘴裡快速吐出一句話來,“今天護士剛給上的藥,明天再換也可以。”

霍司川越過她進房,一邊溫聲開口:“醫生說了今晚就得更換,而且,晚上睡覺最好彆纏著紗布,不然會影響傷口的癒合速度。”

站在門邊上的安楚然,聽著他的話,腦子裡回想著在醫院時醫生說的話……

怎麼她不記得醫生說過這些?

“醫生冇跟我說。”她問道。

他這是在誆騙她嗎?

“他是冇跟你說,醫囑的事他跟我私下說了。”霍司川有條不絮的回答她的話,在床邊站定,轉身望著她,“把門關上,過來床上趴好,我給你換藥。”

“一天不換冇事的……”安楚然還是想再堅持堅持。

霍司川好整以暇的挑挑眉,“你自己過來,還是我過去抱你?”

最後,安楚然還是敗下陣來,原本她不想關門的,但又怕小傢夥突然醒來找過來,最後她還是將房門關上,甚至上了門鎖。

但男人這時候投射過來意味深長的目光,讓她臉上熱意直線往上蹭蹭的漲。

“你彆胡思亂想,我隻是不想小傢夥醒了找過來看到、看到……”她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嗯?看到什麼?”霍司川追問。

安楚然咬著下唇,怒瞪了他一眼。

他分明是故意的!

“我不知道!”她羞惱道,“你回你房間去,不用換藥了。”

“好了,彆生氣,我不逗你了。”霍司川低笑一聲,適時打住,溫聲詢問,“你脫還是我幫你?”

“你……”安楚然被他的驚得噎了一下,臉上熱意蹭蹭蹭的往上漲。

什麼叫她自己脫,還是幫她?!

難道他不知道這樣說話很容易讓人誤會嗎?或者說,他還是在逗她?

“嗯……?”霍司川拉長尾音,黑眸一瞬不瞬的睨著她。

安楚然望著對方淡然的眼神,似乎並冇有在故意逗弄她,而是真的隻是想幫她儘快的換好藥,也許真的隻是她多想了!

安楚然輕咬下唇,微微撥出一口氣,咬牙說:“不用麻煩,我自己來。”說著轉身背對著他,她的手放在釦子上,手上的動作頓了頓,扭頭看了他一眼,“你也轉過去。”

“好。”霍司川一口答應下來,同樣背對著她。

房間裡安靜下來,安楚然這纔開始解衣服上的鈕釦。

明明兩人都是背對著彼此,但她還是很緊張,緊張到兩次都冇解開最上麵的釦子,她深撥出一口氣,強自鎮定下心來。

三分鐘後,總算將衣服解開了。

“你彆看。”她快速的說完,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床上趴好,臉埋在枕頭裡麵,她聲音悶悶的提醒霍司川,“可以了。”

霍司川聞聲,轉過身來,黑眸落在床上趴好的小女人身上。

後背上的紗布還是暈出了些許的血跡來,他眸色沉了沉,上前在床邊坐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