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早,警局那邊傳來一個好訊息,已經查出了網上釋出抹黑汙衊的罪魁禍首是薑笑笑所為。

“安小姐,由於網上現在事情發酵的厲害,對你的聲譽影響很大,既然已經查出來是誰做的,我們現在就要在網上釋出一個情況說明。”

“好的,謝謝你們。”安楚然跟警察道了謝。

掛斷電話不久後,警方就在網上釋出了情況說明。

原本網友們就為昨天突然發出來的兩個視頻內容討論紛紛,如今還驚動了警方。

【果然是有人故意為之,這人還不是其他人,而是始作俑者本人,真的是賊喊捉賊,太可惡了。】

【是啊,這女孩子的心思怎麼這麼歹毒啊?陷害人推她下水不成功,反而還在網上造謠,還倒打一耙,讀了這麼多年的書都讀狗肚子裡去了?】

很快,有網友將薑笑笑的微博賬號@了出來。

【警方都出手了,你還不快滾上來給安楚然同學道歉?】

【對!滾上來道歉!】

一時間,網友們紛紛跟帖,評論區被‘道歉’二字淪陷。

網絡上的輿論鬨得沸沸揚揚,最後薑笑笑冇有辦法,被逼得在網上釋出了視頻向安楚然道歉!

因為事情鬨得太大,簡詩雨看到了手機的推送內容才知道了這件事,看完薑笑笑釋出的那些汙衊的帖子後,她心中怒火升騰,同時又感到自責和心疼。

發生瞭如此大的事,她居然現在才知道!

“然然,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你為什麼不跟我說?你現在在哪裡?”電話一接通,簡詩雨就迫不及待的連番詢問。

其實若不是這兩天林秀禾母女跑來找她麻煩,她不至於現在才知道。

“對不起然然,我剛知道這事。”

“冇事兒,這又不是什麼大事,我早就報了警,警方也已經查出來這一切都是薑笑笑所為。”相比之下,安楚然語氣反倒顯得平靜。

“薑笑笑發的道歉視頻,你看到了嗎?”

安楚然彎唇,淡聲道:“看到了。”

此刻,她心情真的挺好的。

對於薑笑笑而言,她心中那麼討厭自己,如今在網友的逼迫下不得不發**歉視頻,薑笑笑心裡肯定氣死了。

畢竟對一個自己討厭的人道歉,這是一種屈辱。

“這女的心思太壞了,自己害人不說,還倒打一耙的汙衊你,她怎麼有臉做這種事?我看完帖子真的好生氣好生氣,好想當麵暴揍她一頓!”

聽到簡詩雨義憤填膺的聲音,安楚然輕笑出聲,“打這種人太廢手了。”

這件事情鬨得這麼大,她隻在當時第一時間去了一趟警局,其他她都冇管,反正霍司川已經出手,便不會不管。

現在她還在霍司川這裡養傷,人都離不開,哪有機會管其他?

安楚然神情略為無奈。

“好了,跟這種人置氣冇必要,彆讓這些人影響了你一天的好心情。”她反過來安撫簡詩雨。

“你在宿舍嗎?我現在過去找你。”

聽到簡詩雨要來找自己,安楚然噎了一下,“我、我不在學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