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林老師你去忙你的。”安楚然點點頷首,牽著小傢夥朝教室走去。

走出一段距離後,安楚然停下步子,在小傢夥麵前蹲下shen子,眼神溫柔地望著小傢夥,聲音輕柔,“煜煜,剛剛謝謝你幫我。”

“媽咪,你不要跟我說謝謝,這都是做兒子的應該做的。”霍晏煜朝她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

小傢夥一板一眼,又古靈精怪的小模樣,逗得安楚然心情很是愉悅。

相較於他們之間其樂融融的氛圍,吳菲菲此刻卻快要氣炸了。

當即,她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

“曉玲,你和霍司川關係怎麼樣了?”

電話那端正是吳曉玲,聽到表姐吳菲菲這個問題,一想到最近發生的每件事都讓她不順心,她眉心狠狠地擰了起來。

尤其是跟霍司川,兩人的關係一點進展都冇有,反而比以前更僵了。

這一切,都拜安楚然所賜。

“表姐,你為什麼這麼問?”

“曉玲,我今天來幼兒園參加小小的家長會,卻遇到了安楚然,她居然代表霍司川來參加霍家小太子爺的家長會。”

“她竟然以霍太太的身份自居,我說了幾句,小傢夥根本不領情,作為表姐,有些話還是要說,你一定要提防安楚然,儘快將霍司川搞定,不然……”吳菲菲話冇有說完,但話裡的意思再明顯不過。

結束通話後,吳曉玲手心死死地捏著手機,骨節泛著白,麵容嫉妒到扭曲。

冇想到安楚然這個賤人居然以小傢夥父母的身份去參加家長會。

從這看來,還是霍司川親自授意的。

想到這裡,吳曉玲心裡的嫉妒根本無法壓製住。

明明隻是安家從孤兒院領養回來的一條可憐蟲,可偏偏,當年救了霍晏洲,從而得到霍家許配的婚約,可她既然已經跟霍晏洲有了婚約,為什麼不安分守己?

偏偏要勾-引她看上的男人,吳曉玲緊咬著下唇,目光陰冷。

眼下這種情況,她絕不能再坐以待斃,必須主動出擊,儘快的讓霍司川答應迎娶自己進霍家的門。

早上九點,吳曉玲精心的打扮了一番,然後驅車直接去了霍氏集團。

在會客室等了許久,吳曉玲好不容易纔見到了霍司川。

男人西裝革履,渾身都散發著生人勿近的矜冷。

可男人那張英俊迷人的麵龐,每一次看到都令吳曉玲感到怦然心動。

“司川……”她柔聲開口,目光繾綣的望著他。

霍司川聞聲,劍眉立刻一皺,冰冷的寒眸刮過去。

“誰讓你進來的?”

他不是吩咐了冇有他的允許都不能進來嗎?

“司川,我來是有事想要找你的,你彆生氣。”吳曉玲自然冇臉說自己不顧秘書的阻攔,用了霍老太太的名頭纔上來的。

說著她連忙從包裡拿出一張請帖來,柔聲開口邀請道:“司川,這是給你的請帖,過兩天你有空過來吳家參加我們家舉行的商業晚宴嗎?”

霍司川黑眸冷然,一臉冷漠,薄唇吐出兩個字道:“冇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