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楚然依舊拗不過他,隻能乖乖的讓他喂。

餵食間,男人的指腹有意無意地會觸碰到她的唇,被碰到的地方像是著了火一般。

灼熱的感覺從唇上蔓延開來,彷彿一下子燒到了安楚然的心窩口。

曖昧的氣息在空氣中瀰漫……

直到那小碗裡的小米粥見了底,安楚然才如臨大赦一般說,“可以了,我飽了。”

“嗯。”霍司川低低應聲,他將碗隨手放在了一旁的桌上,傾身向前,指腹輕輕地摁在她嬌豔欲滴的唇瓣上。

男人迫人的氣息一下子逼迫過來,唇上的那隻手像在點火,安楚然後背緊貼著床背,聲音發緊,“霍……”

“你飽了,可是我還冇有。”那溫柔而又帶點磁性的嗓音,令安楚然的心尖一顫。

伴隨著這一聲低喃,男人的薄唇傾覆上來。

安楚然瞪大眼睛,她呆怔的望著近在咫尺放大的俊顏,愣愣的忘了反應。

小女人呆愣住的模樣,可愛動人。

霍司川稍稍推開些許,薄唇抵著她的唇,唇邊溢位一聲低笑,誘哄著說:“閉眼。”

話音落下的那一刻,再度封緘住她的唇。

那雙勾人又深幽的瞳眸,讓安楚然不敢深看.

她忙閉上眼睛,視線黑暗下來後,五感變得無比清晰,她能清楚的感覺到男人微涼的薄唇在她的唇瓣上肆意的掠奪。

鼻息間,充斥著他清冽好聞的氣息,她嘴裡的空氣很快被掠奪一空,但男人並冇有輕易的放過她。

咚——咚咚——

她聽到了自己如鼓聲般作響的心跳聲,一下又一下,彷彿要從心口處跳出來。

這一個吻,持續了很久,久到安楚然以為自己會窒息而死,霍司川才堪堪放過了她。

分開的第一時間,她張著嘴,不停地呼吸新鮮的空氣。

霍司川看著她氣喘籲籲的模樣,雙頰泛著一抹瑰麗的緋紅色,眸色幽深,他輕釦著她的下頜骨,低沉沙啞的聲線裡帶著幾分欲色,“小東西,你在勾-引我?”

男人眼裡的渴望,冇有絲毫的掩飾,他的話更是聽得她麵紅耳赤。

“我冇有,你彆汙衊我。”她咬唇狡辯。

明明是他在勾-引她。

這怎麼還賊喊上抓賊了?

“嗯,汙衊又如何?”霍司川半眯著黑眸,唇角噙著愉悅地弧度。

對於霍司川耍無賴的行徑,欠了人情的安楚然,一時間竟不知道拿他怎麼辦!

安楚然又羞又惱地瞪著他。

小女人滿是控訴的眼神,霍司川湊上前,在她唇上偷了個香,這次並冇有深吻,而是蜻蜓點水就離開。

“霍司川!”

“好了,不逗你了,你好好休息一會。”好在霍司川冇有太過分,懂得適可而止。

“我其實真的餓了,為了找你,我中午飯也冇吃。”霍司川一邊說,一邊將袋子裡的另一碗粥拿出來,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聽到他的話,安楚然心裡的那股惱氣一下子就散了,看著男人一口接一口的喝著粥,很快,一碗粥就見了底。

顯然,已經很餓了。

她心裡頓時有些過意不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