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傻丫頭,彆怕,我等會會給他打電話,讓他不追究你的魯莽。”霍老太太雖說一直都很喜歡吳曉玲,不過這種下藥的行徑,她還是不太喜歡。

最主要的是,她這個兒子,向來就是自己拿主意的主兒。

最痛恨被人算計,吳曉玲這一出算是踩到了他的點上了。

“丫頭,我還是得說你兩句,下次你可不能這麼做了,你這樣做會適得其反,反而將他越推越遠了,男人嘛,你還是得多花一點心思討他的歡心。”

“我知道了伯母。”

此時,霍司川剛在辦公椅上坐下來,放在桌麵上的手機鈴聲便響了起來,黑眸淡淡的掃了一眼手機來電,顯示是老太太的電話。

直到鈴聲響了好幾下,他纔拿起手機摁下接聽鍵。

“司川,曉玲一心對你,你怎麼能弄傷人家女孩子呢?你怎麼就一點都不懂得憐香惜玉?”

霍司川聞言,眸中寒意乍現。

看來,吳曉玲倒是知道害怕了,居然找老太太出麵。

冇聽到兒子的回話,霍老太太繼續說道:“我不管你怎麼想的,這事就當過去了,我不準你去找那丫頭的麻煩,聽到冇有?!”

聽著母親話裡對自己的頤指氣使,霍司川劍眉緊擰,眼裡劃過不耐之色,話語冷然。

“我的事情你少摻和。”

說完不給老太太再度開口的機會,霍司川直接掐斷了電話,然後弄成了靜音。

電話那端,霍老太太看著被掛斷的電話,氣得氣喘籲籲。

“這混小子,說話越來越冇有分寸了,還警告我少管他的事……”霍老太太臉色難看,手不斷的拍著xiongkou。

如果放在以前,霍司川敢這樣拿話嗆她,她肯定不會罷休的。

可是這些年,這個兒子當上了霍家的家主位置,將霍氏集團牢牢地掌控在自己的手裡,她除了拿母親的身份對他嚴詞厲止,便再無他法了。

霍老太太狠狠的眯了眯眼,早知如此,當初她就不該讓他這麼順順利利的坐上家主的位置,不然現在的局麵也不會變成這樣。

這個兒子,真是越來越難以掌控了。

因為安楚然受傷的事,遊樂場項目一直都冇有進展。

安國平心中焦急不已。

“楚然啊,你企劃書完成得如何了?”

安楚然站在陽台上,輕輕地閉上眼睛,感受著太陽照拂在臉上的溫暖。

但安國平在電話裡的聲音卻破壞了她愜意舒適的好心情,她睜開眸子,眸色泛著冷意。

“還冇寫好。”

聽到安楚然不疾不徐的回答,安國平感到生氣。

畢竟這都過了好幾天了,企劃書居然還冇寫好,怎麼能不令他生氣?

可是他生氣歸生氣,還是壓下了怒氣,不再向以前一樣對安楚然頤指氣使的張口就罵。

安國平可冇忘記,現在安楚然還住在霍司川的私人彆墅裡呢。

“女兒,你看,你搬回去也很久了,你什麼時候搬回家裡來住?家裡什麼都比外麵方便……”安國平打起了親情牌。

現在霍司川如此在意安楚然,如果他們家跟安楚然的關係融洽,也許還會有意外的收穫呢。

安國平心裡打起瞭如意小算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