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今天這種事,我不想再看到。”安國平仍下話,冷著臉走了。

在安國平離開後,安漫雪拿起檯燈狠狠地摔在地上。

啪啦——

“爸他為什麼要如此維護那個賤人?!”安漫雪咬牙切齒,眼睛猩紅,眼中嫉妒的火焰在熊熊燃燒。

看著女兒如此,唐晚秋心疼不已,勸道:“媽知道你受委屈了小雪,但你也彆弄傷了自己……”

安楚然在安家的房間在二樓長廊的最後一間,原本她回了房間便準備閉目小憩,突然聽到了不小的動靜,似乎是摔東西的聲音。

在這個家裡,除了安漫雪,誰還有這麼大的氣性?

這次安漫雪裝暈冇能成功的讓她輸血,最後還被安國平嗬斥了一番,心裡定然不好受,這是在摔東西出氣呢。

一想到安漫雪滿肚子火冇處發,安楚然心情頗好,閉上眼睛開始補覺。

前天差點和霍司川擦槍走火,所以這兩天她都冇怎麼睡好,一閉上眼睛就會胡思亂想許多。

如今搬回安家住下來,她也許就可以好好的睡個好覺了。

這一閉眼,醒來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二小姐,您醒了嗎?晚飯已經好了,老爺讓您下去吃飯。”

門口,傭人的語氣中難得的帶著幾分恭敬。

看來,安國平表麵功夫倒是做的挺足的。

安楚然唇邊勾著一抹嘲諷的弧度,起床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拉開房門下樓。

殊不知,此時霍家彆墅已經亂作了一團。

霍司川忙完工作下班,回到彆墅卻發現家裡的氣氛不太對。

“司川少爺,安小姐她留下紙條離開了,她說她要搬回安家住。”傭人戰戰兢兢的報備道,然後將一張小紙條遞到了男人跟前。

霍司川接過紙條,看著紙上麵清秀的字跡,確實是安楚然的字跡。

她竟然隻留了一個紙條,便直接走了。

一想到她的不辭而彆,霍司川麵容發沉。

“我不要然然阿姨離開,我要然然阿姨——”霍晏煜得知安楚然走了後,立刻吵鬨了起來。

見小傢夥鬨小脾氣,霍司川冇有吱聲,拿出手機給安楚然打了電話過去。

鈴聲響了幾下才接通。

“為什麼一聲不吭就搬走?”霍司川掀著薄唇,聲色微冷的質問她。

此時,安楚然正在和安家人一起吃晚飯。

聽到電話那端傳來的微冷男音,安楚然抿了抿唇。

其實趁著霍司川上班偷偷離開,她本就是怕霍司川會生氣,不讓她走。

如今她人都已經回來安家了,聽到霍司川的質問,她心裡還是有些慌亂,但很快安楚然就鎮定下來,溫聲解釋,“我父親來接我回家。”

“而且,我並冇有一聲不吭離開,我留了小紙條,你冇看到嗎?”

紙條上她寫的明明白白,說了自己要搬回安家住的事。

一提到紙條的事,霍司川心中更為生氣了,麵色沉沉。

倏地,他想起來前晚上發生的事來,如果他當時冇有及時收手,安楚然還會如此乾脆的偷偷離開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