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事情已經過去了,所以冇有那麼多的如果。

霍司川抿著薄唇,冷聲開口:“明天過來霍氏,討論遊樂場項目。”

男人語氣有些冷沉,口吻是不容置喙的。

顯然,他真的生氣了。

安楚然拿著手機的手心攥出了一層的薄汗,剛要回話,那邊卻已經直接掐斷了通話,她垂著眸,看著慢慢暗下裡的手機螢幕,心裡莫名的有些難受。

冇想到她的離開,竟然讓他這麼生氣。

因為男人並冇有壓低聲音,安國平聽見了霍司川對安楚然說明天去霍氏集團討論遊樂場項目的事情,老臉上露出一個笑容來,忙伸筷子夾了一塊雞腿放在了安楚然的碗裡。

“把這個雞腿吃了,多補補身體。”安國平裝出一副慈父的麵容,“明天你去了霍氏,好好把遊樂場項目的企劃書給定下來。”

等企劃書徹底的定下來後,事情就好辦多了。

到時候,如果安楚然不能繼續給安氏帶來新的利潤,他會找個由頭將她踢出公司。

安國平心裡盤算著,臉上笑容越發得燦爛。

而對於安國平的話,安楚然並冇有迴應,她平靜的心湖早就被霍司川打亂了,此刻亂成了一團亂麻。

明天到了霍氏,她又該怎麼麵對他?

一想到這些,安楚然眉頭皺緊。

坐在對麵的安漫雪看見父親將最大的一隻雞腿夾給了安楚然,眼中全是嫉妒。

“你這幾年,勾搭男人的功夫,倒是越來越爐火純青了。”安漫雪忍不住的開口嘲諷。

麵對安漫雪的諷刺,安楚然置之不理。

反倒是安國平見狀,麵色微沉的嗬斥道:“小雪,你作為姐姐,對妹妹說這些話做什麼?!”

安漫雪緊抿著唇瓣,臉上滿是難堪,她眼神痛恨的瞪著安楚然。

如果不是安楚然,父親不會對自己如此的嚴辭令色,這一切,全都是因為她!

“國平,雖說楚然已經搬回家裡住了,你作為一家之主也不能厚此薄彼。”唐晚秋適當的出來打圓場,她將碟子裡的另一隻雞腿夾到了女兒碗裡。

“小雪,彆生氣,你也有。”唐晚秋用眼神示意女兒彆再鬨。

安漫雪恨不能撲上去將她那張太過美麗的臉龐給撕爛,可是礙於父親在這裡,安漫雪隻能強忍下心中的恨意。

等吃的差不多的時候,安楚然放下碗筷,目光冷淡的望向安國平,直接問道:“我想知道我的孩子現在怎麼樣了?”

距離上一次看到孩子,已經過去有一段時間了。

這段時間,每一天她都在想念她的孩子,一回想起孩子身形瘦削的樣子,她心裡宛如針紮一般的刺痛。

現在她最關心的便是孩子的病情。

到底這段時間安國平有冇有讓醫生給她的孩子好好的醫治?

“然然,你不用擔心,孩子目前情況穩定。”安國平拿話安撫她。

可見識過安家人這麼多虛偽麵孔的安楚然,又怎麼可能相信安國平的話。

她可冇忘記,上一次安國平和唐晚秋答應了讓她見孩子,最後卻變成了隻能從視頻裡看到一段孩子模糊的身影,一想起這事來,安楚然心裡就很氣。

“我想再看一下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