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必須確認孩子的情況真的是在好轉,而不是安國平故意拿話搪塞她。

安國平麵色變了變,繼續跟她周旋:“然然啊,孩子雖然目前情況穩定了,但這穩定也隻是暫時的,醫生說孩子後續的情況還需要好好的觀察。”

這些話,安楚然自然聽出了安國平並不想讓她再看孩子一麵。

可是,她還是想再堅持堅持,她重複自己的要求:

“企劃書我已經完成了,等明天去了霍氏我會儘力跟霍司川定下來,但我有一個條件,我想當麵見孩子一次。”

上次隻有模糊的畫麵,她非常的想看到孩子長得如何,是像她多一些呢,還是像那個男人多一些。

不過,她倒是希望孩子像自己多些好一點,當年那一晚發生的事情,其實在她心裡還是留下了不小的陰影,如今時過境遷,她真的不想知道任何關於那個男人的東西。

最好這輩子,他們都不會遇見!

安國平確實是想儘快的將企劃書定下來。

可麵對安楚然提的這個要求,他又怎麼可能答應?

一旦安排安楚然見到孩子,他擔心安楚然會發現其中的端倪,若是讓安楚然發現孩子是假的,事情會變得棘手。

現在安氏和霍氏的合作剛剛定下來,還冇有徹底的穩定。

安國平不可能冒這麼大的風險。

“然然,你這個要求,爸冇辦法答應你,不過呢,你可以放心,我們是一家人,孩子也是我的外孫,我自然不會苛待他的。”

聽著安國平偽善的話,安楚然緊抿著唇瓣,她眼底劃過一抹冷意。

看來,安國平是不會輕易的再讓她見孩子了。

一旁的唐晚秋也開口附和道:“是啊楚然,我們之前也說了,隻要你好好的聽我們的話,孩子的病情隻會越來越好。”

他們的聲音,安楚然一刻都不想再聽,她一言不發的站起身來,徑直上樓回了房間。

見安楚然上樓了,安國平看向妻子,叮囑道:“孩子的事情你看好一點,彆讓她發現什麼。”

“國平你放心,我知道怎麼做。”唐晚秋應聲道。

任憑安楚然怎麼暗中調查,她也不會知道的。

畢竟孩子都是假的,安楚然又怎麼可能調查到真相呢?

隻要她還有用處,便隻能為安家所用。

等她冇有價值了,她那張漂亮的小臉蛋,也能賣個好價錢呢。

第二天,安楚然吃完早餐,收拾了一番準備去霍氏集團。

“然然,家裡有車,不要再去擠地鐵了,今天讓小張送你過去霍氏集團。”安國平主動的安排道。

若是放在以前,安國平怎麼可能說出來這種話,從她被安家領養的那一天開始,她從冇有坐過家裡司機開的車。

“嗯。”安楚然冇有拒絕,應了下來。

反正可以省錢省事,她又何樂而不為?

車子在霍氏集團外麵停下。

安楚然打開車門,剛要下車,便聽到司機恭敬的詢問道:“二小姐,您大概需要多長時間?我在樓下等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