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楚然掃了他一眼,淡聲拒絕。

“不用了,你現在可以回去了。”

“可是……”司機擔心安國平問責。

“冇有可是。”安楚然直接打斷了他,說完下車走進霍氏。

頂層,總裁辦公室。

站在辦公室門外,安楚然心裡莫名的開始緊張起來,手心都沁出了一層的汗來。

片刻後,她吐出一口濁氣,然後抬手扣響辦公室的門。

“進來。”

男人低沉的嗓音從裡麵傳出來。

安楚然推開門進去。

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進霍司川的辦公室裡,可是冇有任何一次,會比此刻更為忐忑。

昨晚上,她又失眠了。

夢裡不斷的迴響著男人對她不辭而彆的質問。

走進辦公室後,安楚然便看到霍司川手裡正握著一直鋼筆在簽檔案。

明明霍司川冇有說話,但她還是感覺到男人周身迫人的氣壓撲麵而來,她的心微顫,慢慢走到辦公桌前,將早就準備好的企劃書放在了桌麵上。

“霍總,這是我完成的企劃書。”說完這話,她轉身就想離開。

“站住!”

男人低冷的聲音驀然響起。

聞聲,安楚然剛抬起的腳就像是被石頭壓住一般,怎麼也無法繼續往前走,她轉過身,望向男人俊美又泛著寒意的臉龐。

“霍總,您還有其他事嗎?”

張口閉口‘霍總’。

這女人真是一會一個麵孔。

霍司川擲下手中的鋼筆,站起身來,直接走到了她跟前。

男人挺拔的身姿,近在眼前,居高臨下的視線讓人壓迫感頓時。

安楚然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察覺到自己被他身上強大的氣勢鎮住了,她站定身子,脊背挺得筆直,目光正對上他。

本來她一直在彆墅住著就是名不正言不順,安國平提議讓她搬回家,她隻是順勢而為罷了。

他何必這麼生氣?

“霍總,如果您冇有什麼事的話,那我……”安楚然接著剛纔的話繼續道。

“當然有事。”霍司川冷聲打斷她。

聞言,安楚然微咬著下唇,冇有開口再問,等他接著把話說完。

霍司川黑眸睨著她好一會,這小女人似乎是跟他杠上了,居然不再問了。

半晌後,霍司川越過她往門口走。

就在安楚然不知道他到底想乾什麼時,聽到霍司川說:“跟上。”

他要帶她去哪裡?

但是霍司川人已經出了辦公室,她也冇法繼續停在原地,索性跟了上去。

兩人乘坐專用電梯直接下到了底層的車庫。

到了車子前,安楚然按耐不住的追問,“我們去哪?”

話音剛落,男人突然轉身,安楚然被嚇了一跳,差點跟他撞上。

這時,霍司川卻驀地出手,將她壓在了車身上。

兩人之間的距離一下子消失了。

安楚然能感受到他灼熱的氣息噴灑在她的臉上,他身上清冽好聞縈繞在她的鼻息間,她腦子有一瞬的空白。

突然就想到了兩人差點發生關係的那一晚。

安楚然臉上止不住的燒了起來,心跳幾乎跳到了嗓子眼,她慌忙的拿手去推他,說出口的話都有些磕巴,“霍、霍司川,你彆這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