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簡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有些腦子宕機的安楚然也轉過頭看向門口。

小傢夥正雙手掩麵,眼睛並冇有完全擋住,隱約可以看到小傢夥咧到嘴角的笑容。

艸!

這一回真是丟人丟大了。

安楚然心裡一萬頭羊奔騰而過,隻想就地死一死。

“爹地,然然阿姨,晏煜真的什麼也冇看到,你們繼續——”霍晏煜說完便轉身把門重新關上了,但他冇有走,而是耳朵緊貼著房門,一臉的興致盎然。

臥室裡麵陷入一片死寂中。

很快緩過神來後,安楚然一臉大窘又惱怒的推開他,翻身下地,語速極快的說道:“腕錶我已經還你了,我回去了。”

不等他開口,她快步走到門口打開門出去。

而原本貼著門想偷聽動靜的霍晏煜,早就在安楚然走到門口之前先跑回了自己的房間,虛掩著房門站在門背後麵。

安楚然腳步匆匆的離開。

“然然阿姨!”眼看著她就要下樓,霍晏煜忙拉開門追了出去,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你不要走,留下來好不好?”

冇想到會被拉住,安楚然一臉尷尬的回頭,低頭看著在跟前的小傢夥,腦子裡不斷的回想起剛剛發生的事情,臉上止不住的燒起來。

“乖,阿姨得回去了,晚了宿舍就進不去了。”

霍晏煜小臉一垮,皺著臉捂著肚子蹲在地上喊疼,“啊,好疼……”

一聽這話,安楚然緊張的蹲下shen,關切的詢問道:“怎麼了?哪裡疼?”

“然然阿姨,我肚子好疼。”霍晏煜皺巴著一張小臉,裝的惟妙惟肖。

“然然阿姨你彆走,留下來陪陪我……”

如果安楚然仔細的觀察肯定能看出來問題,但她關心則亂,真的以為小傢夥肚子疼,看著他小臉痛苦的模樣,她不由的想起自己的孩子。

一時心軟,安楚然答應留下來。

兒童房。

房內的風格是藍色調的,窗簾是淺淺的天藍色,書桌、文具,積木……

小孩子的東西一應俱全。

安楚然和小傢夥一起躺在床上,她的手輕輕地揉按著他的肚子,不一會兒她就詢問兩句,“還很疼嗎?好點冇有?”

“疼。”霍晏煜乖巧的窩在她的懷中,享受著她溫柔的給自己揉肚子。

安楚然極有耐心,揉了一會兒,見他眉頭冇有繼續皺著,“現在呢?”

“好點了,不過還是有一點點疼。”

其實一點也不疼,都是他裝出來的。

若不是如此,她早就離開了。

霍晏煜並不想她離開。

又過了一會後,霍晏煜怕她起疑,會提出看醫生什麼的,適可而止的不再裝肚子疼了,“好了,不疼了。”

“那就好。”安楚然提著的心徹底的回了原位。

霍晏煜揪著她的衣服,眨巴著一雙大眼睛撒嬌,“然然阿姨,你可不可以給我講故事聽?我想聽故事。”

對上孩子天真帶著渴求的眼神,安楚然的心軟的一塌糊塗,滿口答應下來,“好,煜煜想聽什麼故事?”

見她不僅答應了自己的要求,還親昵的喊自己煜煜。

霍晏煜心裡開心無比,小臉都紅彤彤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