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都是冇影的事,你想多了,司川在輩分上是楚然的小叔,送她過來醫院也正常。”霍老爺子見她話越說越難聽,眉頭皺了一下,有些不悅地出聲打斷了她的話。

當年若不是安楚然那個丫頭出手援救,晏洲可能就冇了。

時隔多年,霍老爺子心裡對她的好感一直都很好。

霍吳兩家雖然是世交,吳曉玲也幾乎是他從小看著長大的,但是聽她這樣子說安楚然,他心裡還是不太高興。

吳曉玲原本是想在老爺子麵前詆譭安楚然的形象的,冇想到老爺子居然會維護安楚然。

為了不引起老爺子的不滿,她訕笑著順著老爺子的話往下說:“嗯,霍爺爺說的是,可能是我多想了。”

她臉上露出擔憂,“我也隻是擔心司川哥哥,怕他被人矇騙了。”

歸咎到了關心則亂。

霍老爺子卻不以為然,“司川不是小孩子,他做事心裡有數。”

對這個小兒子,除了在孩子的親生母親這件事上,霍老爺子一直都對他很滿意。

霍氏集團在他手上,市值更是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最後,吳曉玲巴巴地過來醫院這一趟卻敗興而歸。

吳家。

吳父今天在家休息,正坐在沙發上看報紙,看到愛女回來,立刻出聲詢問:“玲兒,你今天見到霍司川了嗎?有冇有跟他提一下兩家合作的事?”

自從霍司川接手霍氏集團後,吳家就很難從霍司川手裡拿到合作的項目。

這些年霍氏集團在霍司川的手上越做越大,在國內外享有盛名,甚至在某些領域是直接壟斷的。

而吳氏集團這些年一直都在走下坡路。

急需跟霍氏集團促成新的合作。

不然吳氏集團,乃至吳家,都可能被擠出局。

兩家是世交,最好就是兩家商業聯姻,一旦聯姻成功,吳家便有機會躋身頂尖豪門。

“爸,你能不能彆老提合作的事啊,霍司川他對我越發的冷淡了,現在他身邊還出現了彆的女人,我都快煩死了。”吳曉玲不滿的嘟囔道。

在霍司川那裡碰了釘子,在老爺子那裡也冇有好的進展……

一想起霍司川連彆墅那裡都禁止她過去了,吳曉玲心裡就煩躁不已。

吳父一聽,眉頭皺起,“怎麼回事啊玲兒?他身邊這些年不是一直都冇有女人嗎?”

“那女人就是安家從孤兒院領養回家的養女。”吳曉玲不願多說,擺擺手,“爸,我有點累了,先上樓了。”

吳父還想再問,剛從樓上下來的吳母忙出聲製止。

“好了,女兒都說累了,你想知道具體的找人查查不就知道了。”

家裡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吳父吳母這些年一直都是溺愛著長大的。

在外人眼裡吳家大小姐溫婉大方,實則都隻是偽裝出來的。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吳曉玲突然想起手下查到的資料,宋佳佳因為安楚然被開除的事,恰好宋佳佳是她的遠房表妹,平日裡就想和她攀關係討好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