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連提了好幾條建議,陳雅聽完後茅塞頓開,激動萬分的又一把抱住了安楚然,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我愛死你了楚然,你可真是我的幸運救星!”

“快說,你是不是上天派下來拯救我的小天使?”

“鬼扯。”安楚然翻了個白眼,屈指彈了下她的腦門。

“啊,怎麼是鬼扯呢?”陳雅呼痛的捂著額頭,篤定的道:“我不管,反正你上輩子一定就是小天使。”

兩人折騰了一會,安楚然催促她。

“彆高興過頭了,你還是快點寫你的論文去。”

陳雅收斂心神,在電腦麵前開始奮筆疾書,經過安楚然的點撥後,此時才思泉湧,她打算一鼓作氣今天就把論文趕出來。

自從宋佳佳被學校開除過後,宿舍目前就她們兩個人住。

這一會安靜下來,頓時隻能聽見敲擊鍵盤的聲音。

安楚然看見陳雅這一副拚命三郎的模樣,自己也打開了電腦。

剛剛給陳雅梳理論文的時候,她自己也多出了一點新的啟發。

原本她的論文是寫完了的,現在她打算再完善一下,以求達到最好。

可當她打開電腦裡存儲畢業論文的檔案卻發現文檔空空如也,論文不翼而飛。

怎麼回事?

明明她的電腦好好的,冇有出任何的故障,為什麼儲存好的論文會不見了?

安楚然冷著一張臉,仔仔細細地將電腦裡的全部內存盤都查詢了兩遍,依舊一無所獲。

看來有人動了她的論文。

雖然宿舍裡就自己和陳雅兩人一起住,但安楚然知道肯定不會是陳雅的。

“小雅,我們宿舍最近有人過來嗎?”

“冇有啊,怎麼了?”

“我電腦裡寫好的論文不見了。”安楚然如實說道。

聞言,陳雅大驚失色,“怎麼會不見啊?你仔細找了冇有?”

這畢業論文不見了可不是小事。

“找了,冇有。”安楚然臉色微沉。

既然冇有人到她們宿舍裡來,那她的電腦可能是被某些電腦方麵的高手黑了,對方將她的論文刪除了。

否則她一直都有備份的習慣,但現在電腦裡麵一點論文的蛛絲馬跡都冇了。

到底是誰這樣做?

陳雅眉頭緊皺,一臉擔憂,“那楚然你怎麼辦?交畢業論文的時間留給我們的不多了,你還記得寫的具體內容嗎?”

具體內容安楚然自然是記得的。

不過若是對方拿她的論文作其他文章,到時可能會比較麻煩。

而且,她不是吃虧的主,既然彆人都惹到了她的頭上,她若是任其逍遙,不是她的個性。

看著陳雅垮著臉,那模樣就像是她的論文不見了一樣,安楚然反過來安慰她,“冇事,這件事我自己會處理好。”

“會不會有人趁著我們上課偷偷進了我們的宿舍啊?”陳雅哪能坐得住,她站起身來,“我下去問問宿管阿姨。”

說完,陳雅打開門,一陣風似的就離開了。

安楚然摁了摁眉心,神情有些無奈,但心裡卻透著一抹暖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