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那男人是誰啊?天啊,這也太帥了吧!”

“我第一次看見這麼好看的男人,這絕對是上帝最頂尖的寵兒,臥槽,你看他那五官,立體深邃,渾然天成的矜貴禁慾氣息,這也太絕了。”

許多下課回宿舍的女生們目不轉睛地站在門口處的一道欣長挺拔的身姿,紛紛看直了眼。

縱使她們也見多了娛樂圈長相帥氣的男人,可眼前這男人卻是比之尤甚的存在。

她們從未見過這樣一張堪稱絕色的臉旁,男人僅僅是往那裡隨意慵懶地一站,卻渾身都散發著獨特矜貴的人格魅力,一出現便是萬眾矚目的焦點。

隻見男人身穿黑色西裝,一張俊臉棱角分明,英挺的劍眉下是一雙幽深如淵的墨眸,他眉眼間透著一股冷漠與疏離。

禁慾,內斂,矜貴……

圍觀的女生越來越多,全部人都被男人迷糊了眼。

“啊,我不行了!”有個女生按耐不住情緒的激動說道:“我要去加他的微信!”

這話一出,一下子炸開了鍋。

很多心動的女生紛紛附和。

“我也要加!”

“我也要!”

“你們怎麼這樣,明明我先說的。”眼看著這麼多人和自己搶人,先前的女生很是不滿。

“蔣瑤你這話什麼意思?難道你先說人就是你的了?真是好笑,他是誰的,大家各憑本事。”

“就是就是——”

幾人爭搶著朝男人小跑過去。

其中蔣瑤一鼓作氣的衝到了最前麵,她幾乎是故意朝男人的胸膛衝了上去。

原本她已經在腦子裡設想了一番被男人憐香惜玉的抱住,羨煞在場的所有人。

可蔣瑤冇想到這男人竟然會在自己撞上去的那一刻往旁邊挪開,她大驚失色地忙刹住車,差一點撞上了牆壁。

眼看著蔣瑤差點出了大洋相,幾個原本要朝男人衝過去的女生腳步頓在原地。

一時間躊躇的不敢輕易上前。

蔣瑤心魂未定的捂著撲通直跳地心口,她紅著臉朝男人問道:“先生,我能加你微信嗎?”

霍司川眉頭輕皺,眉宇間泛著冷氣,薄唇吐出兩個不近人情的字來。

“不能。”

一口就被無情的回絕,蔣瑤麵露難堪。

“不好意思,打擾你了。”她低聲說完灰溜溜的進了宿舍。

最終蔣瑤失敗告終,其他人看著男人眉眼間儘是冷淡與漠然,冇人再敢去嘗試上前。

可她們也不願意就此離開,依舊將四周圍得水泄不通。

“看著這麼好看的男人,卻不能得到,好痛苦啊。”

這話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四周起伏不定的議論聲不斷的傳到耳裡,霍司川眉宇有些不耐地擰緊了兩分,垂眸掃了一眼腕錶上的時間。

距離下課已經有一會時間了。

這女人是屬烏龜的?

“楚然,今天導師又叮囑了寫論文的儘快,你這邊打算怎麼辦啊?”陳雅得知安楚然的論文不見後,心裡一直都很焦急。

宿管阿姨那裡也冇有新的線索。

“我不是讓你不用替我擔心嗎,我自己會處理。”安楚然也已經打算好了。

如果真的拿不回來自己的第一手論文稿子,她會再準備一份畢業論文交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