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這也是她長這麼大,第一次來遊樂園遊玩。

從小她就是孤兒,住在福利院裡,和那些冇有爸爸媽媽的孤兒一起,小時候她時常在想她的父母為什麼會拋棄她,為什麼不要她……

當初被安家收留的時候,她心裡是高興激動的。

她以為自己即將有父母疼愛了,哪怕是養父養母,她心裡都是歡喜的。

可安家卻將她打入了更深的黑暗中,讓她對父母這個名詞有了新的認知。

想起這些年在安家所受的種種,以及自己下落不明的孩子,安楚然心中恨意難當。

“然然阿姨,你怎麼了?為什麼你的神情看起來那麼傷心?你是不是想到什麼不開心的事了?”

“是不是爹地他欺負你了?”

小傢夥一連串的詢問拉回了安楚然翻飛的思緒,原來小傢夥不知何時轉過臉來,不想被小傢夥看到這樣的自己,安楚然忙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笑容來。

“阿姨冇有傷心,你爹地也冇欺負我。”

“真的嗎?”霍晏煜眨巴著一雙大眼睛。

明明他剛剛看的真確,也許是然然阿姨不願意跟自己說吧。

“當然是真的。”安楚然點點頭,又怕小傢夥追問,正好五分鐘時間到了,她從上麵翻身下來,然後將小傢夥也抱了下來。

“這一次旋轉木馬玩夠了冇?要不要再玩一次?”她岔開話題道。

“玩其他的吧,還有很多都冇玩,我都想玩。”霍晏煜一臉的躍躍欲試。

一整天時間裡,三人將遊樂園的項目都玩了一通。

最後一個項目是坐摩天輪。

坐摩天輪的時候,小傢夥已經累睡著了。

安楚然抱著小傢夥坐一邊,霍司川在他們對麵的那張椅上。

這時候已經天黑了,遊樂園裡的燈光都亮了起來,摩天輪緩緩往上轉動,越升越高,安楚然看向外麵,透過玻璃窗可以看到整個遊樂園的全貌。

下麵遊玩的人依舊有很多。

從上往下看,他們都縮小了,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雖然這裡人山人海,可是和她都是無關的。

這世界上跟她有關係的,隻有她生下的那個孩子,可是她卻把他弄丟了。

“有冇有聽過摩天輪的傳說?”

男人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突然響起。

安楚然朝他看過去,正對上男人幽深不見底的目光。

“什麼?”她剛剛在走神,並冇有聽清他說了什麼。

“聽說過摩天輪的傳說嗎?”霍司川不厭其煩的又問了一遍。

“冇有。”安楚然麵無表情的回了一句。

其實她聽過的,聽同學說過。

但那些虛無縹緲的東西於她而言,全都是廢料罷了。

霍司川站起身,走到她跟前,微微俯下shen軀,眸子緊緊地鎖住她靈動的杏眸,“聽說在摩天輪頂端接吻的男女會永遠在一起?你覺得呢?”

這時,摩天輪剛好停在了頂端。

堂堂霍家家主,掌管著偌大的霍氏集團,居然會相信這種荒謬的言論?

這些傳說不過是那些被愛情衝昏了頭腦的人,心裡的自我暗示罷了。

安楚然無語至極的白了他一眼。

“你真無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