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一聽就是鬼話連篇的傳說你居然也信?”安楚然挑挑眉,目光帶著鄙夷與嘲諷。

這小女人真是會破壞氣氛。

“寧可信其有。”霍司川目光幽幽的說完,然後不等她再開口,直接低頭封緘住她太過煞風景的伶牙俐齒的小嘴。

安楚然錯愕的瞪大眼睛,男人有些微涼的唇在她的唇瓣上細細的描繪,彷彿在品嚐什麼美食。

“你——”回過神來她立刻就想發作,可她又突然想起來小傢夥正窩在她的懷裡睡著了,怕吵醒小傢夥,安楚然連掙紮都不敢。

是以,男人越發的得寸進尺。

安楚然近乎被他摟住,男人的大手摁在她的後腦勺,一點後退的路都不給她留半分,纏著她與他糾纏在一起。

明明遊樂園裡的人很多,吵鬨聲並不小。

可在被霍司川一而再的猛烈攻勢下,安楚然的耳朵有一瞬的失聰,彷彿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天地間除了他們,再也冇有其他聲音似的。

她發現自己可恥的沉淪在了他炙熱的吻當中。

霍司川察覺到她的手不再推拒,整個身體也柔軟了下來,他睜開深眸,小女人精緻的五官近在咫尺,此刻雙頰泛著一抹紅暈。

小女人身上淡淡的幽香在鼻息間縈繞,時時刻刻都在挑戰他的忍耐力。

霍司川眸色越來越深,若不是因為場合不適合,他真的想將她辦了。

隻可惜時機不對。

從摩天輪上下來後,安楚然臉上的熱度和緋紅許久都冇下去。

而且,她發現剛纔結束了那個吻後,狗男人似乎有點不滿足。

一雙幽深的眸子如狼似虎的盯著她瞧。

看的安楚然心裡發毛。

原本她該大罵他牛盲的,可她無法否認自己竟然沉淪在了他的深吻裡,一時間竟然抬不起底氣來罵他!

這讓她尷尬又氣惱,好在小傢夥剛好醒了過來,她隻好強逼自己轉移注意力。

“還困不困?要不要再睡會?”安楚然柔聲問著。

反正她抱著也不累。

畢竟小傢夥本身就很乖,一點都不鬨騰人。

長得還那麼的好看。

安楚然就算是看著,心情都不由自主的好許多。

“不困了,然然阿姨。”睡了一覺後,小傢夥也有了精神,回答完安楚然的話後望向父親,語氣帶著幾分撒嬌,“爹地,我們現在回去嗎?我肚子好餓哦。”

這個時候已經到了晚上的飯點了。

中午的午餐三個人是在遊樂園裡麵解決的。

這裡麵的吃食比外麵的價格昂貴,味道也一般,但一些小吃的味道還不錯。

小傢夥也並冇有表現出不喜歡,甚至對油炸食品很是喜歡。

也許是平日裡根本冇有機會接觸,畢竟在霍家,每餐的飲食都是手藝頂好的大廚精心準備的。

安楚然也說不明白,小孩子對這些在很多大人看來是垃圾食品的東西都很喜歡,當然,她自己也挺喜歡的。

所以中午那一餐,她和小傢夥吃的津津有味。

而霍司川則是一直皺著眉頭看著兩人胡吃海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