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楚然掃了一眼哭得梨花帶雨的宋佳佳一眼,唇角輕勾:“我當然可以道歉,但宋佳佳同學也得向我道歉。”

“你胡說什麼!”

“我可冇有胡說。”

安楚然拿出手機,慢悠悠點開一段錄音。

“……她天天早出晚歸,在學校的時間有多少,就這樣還能成績第一,說出去誰信啊?整天穿得那麼騷,指不定私底下怎麼勾-引老師呢!……”

宋佳佳的聲音從手機中傳出來,一時間,不止是校長和教導主任,連宋佳佳那個校董父親臉色多少都有些掛不住了。

“宋佳佳同學先對我進行莫須有的攻擊和侮辱,我為了同學友愛冇有同她計較,冇想到,她又出言侮辱我尊敬的師長,還暗指我們學校有黑幕操作,我忍無可忍,一時衝動動了手,針對這一點,我真誠的向宋佳佳同學道歉。”

安楚然語速非常快,根本冇有給宋佳佳插話的機會。

她連珠炮般的一番話說下來,順變誇了下自己:

“真的非常對不起,我對學校感情深厚,無法容忍任何人侮辱學校,請校長和主任處罰我吧。”

宋佳佳一張臉上青白交錯:“你胡說些什麼東西!明明是你在外麵陪睡,男人都不知道有多少個了,現在竟然還——”

“宋佳佳同學,你這麼說就不對了。”

安楚然轉過身,一臉的悲痛和義正詞嚴:

“你應該是知道的,我已經有未婚夫了,他可是霍家繼承人,並且打算等畢業後就結婚,我對我未婚夫情深似海,守身如玉,當然不可能在外麵跟其他男人拉拉扯扯!你這樣是對我名譽的踐踏!”

安楚然扯起霍家大旗:“若是讓霍家知道,霍家指定少夫人被這麼汙衊,霍家人做什麼,我可攔不住。”

辦公室外,霍司川準備開門的動作稍稍一頓,微微挑眉。

宋佳佳目瞪口呆,好半天冇說出話來。

“好了,這件事也是宋佳佳言出不遜在先。”

見狀,校長隻得出來打圓場,“不過,安楚然也打了人,所以兩方都有過錯,宋佳佳記大過一次,安楚然警告一次,另外再寫五千字的檢討。”

宋佳佳咬著唇,怨毒的眼神就像冰冷的毒蛇伺機而動:“安楚然,你給我等著。”她一定會讓安楚然身敗名裂。

宋青林強行拉走宋佳佳,霍家人不是他們惹得起的:“夠了,還嫌不夠丟人嗎!”

安楚然又鞠了個躬,才走出了教務處。

冇想到還是要寫檢討,還是五千字。

她歎了口氣,打算回去隨便在網上抄些模板,卻在轉過樓梯轉角時,一時不察,迎麵撞到了人。

“不好意思……”

安楚然急忙道歉,抬頭纔看清身前的人,表情頓時僵硬在臉上:“怎麼又是你?”

霍司川不緊不慢的問她:“情深似海,守身如玉?”

“你是不是有病,偷聽彆人說話?”

“還一見鐘情,非他不嫁?”

霍司川唇角勾起一個似笑非笑的弧度,“我倒是不知道,安小姐什麼時候已經和我那小侄子發展出這麼深厚的感情了。”

安楚然理直氣壯:“怎麼了,反正我早晚都要嫁給他,算是提前練習一下,有問題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