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後關頭,霍司川憑藉著自身強大的自製力及時的停止了這場兵臨失控的戲碼。

好在,車子剛好抵達醫院。

霍司川抱著意識早就不清醒的小女人,邁步匆匆進了醫院。

一番檢查過後,安楚然被送進了病房住下來。

霍司川坐在病床前,一雙大手微微用力的摁住女人胡亂亂動的手,墨眸掃向一旁站定的醫生,沉聲問道:“她現在什麼情況?”

聞言,醫生立刻回答。

“霍先生,安小姐她中了藥,藥性有點猛,不過好在安小姐攝入的分量並不是很多,但畢竟是烈性藥,還是需要好好的掛水處理。”

聽完醫生的話,霍司川緊擰的眉宇微微鬆了一分,又出聲催促。

“趕緊給她掛水。”

“是的,霍先生。”

醫生暫時出去。

這時小女人嘴裡又開始不時的溢位幾聲細細的低吟聲,身子更是胡亂的扭動著。

霍司川知道是她身體裡的藥效在折磨她,此刻的他卻隻能控住她,溫聲安撫,“乖,再忍忍,很快就不會這麼難受了。”

深處火海般境地中的安楚然哪能聽進去,她宛如抓著救命稻草一般纏著男人的手臂,汲取那一絲絲的涼意,可遠遠不夠。

“給我,好不好——”

聽著小女人那一聲聲的哀求,霍司川湊近她,薄唇抵著她的唇瓣,聲音很輕很輕,“我不想你醒來後悔。”

對於意識不清的安楚然而言,這些話她根本思考不明白,她隻知道自己迫切的需要紓解,她的腦子,身體的每個細胞,都在叫囂著快要炸開。

“求你了——”

她好難受好難受。

明明眼前的男人可以救她於水火中的,可他卻不肯出手搭救她。

即使是中了藥的安楚然,還是感到生氣,甚至是委屈。

在霍司川短暫的煎熬中,醫生再度回來,工作效率很高的給掛上水,隨即離開了病房。

病房內一下子安靜下來。

在掛上水不久後,安楚然躁動不安的情緒逐漸的緩和下來,最後沉沉的睡了過去。

霍司川一直守在病床前,眸子冇離開過女人那張依舊泛著不正常紅暈的小臉。

此刻乖巧的睡著了,睡顏恬靜又讓人覺得美好。

看著小女人安然沉睡的這一幕,霍司川心裡莫名的生出一抹滿足來。

這一夜,霍司川守在病床前,陪了安楚然一整夜,直到天際泛起魚肚白,他不知不覺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早上,安楚然身體裡的藥才徹底的散去,屆時她睜開眼,很快就發現自己竟然在醫院的病房裡。

看見霍司川在她的床前睡著了,她一下子就愣住了。

昨晚發生的事情在她的腦海裡一幕幕開始重現,是他及時趕到洗手間外麵,出手將她救了下來,還把她送來了醫院……

如果不是他,她會怎麼樣?

安楚然不敢去回想起昨晚於她而言宛如噩夢般的一幕,她手揪著身上的被子,杏眸望著麵前男人那張俊美無濤的側顏。

是霍司川救了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