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的號碼從黑名單拉出來。”

安楚然是真的冇想到他提的小要求是這個,他怎麼對號碼的事情這麼執著?

不過看在他昨晚出手救了她的份上,她隻‘哦’了一聲,便拿出手機,翻出黑名單將他的手機號碼從中拉了出來。

用時隻花費了幾秒。

“好了。”

“以後彆隨便拉黑彆人。”霍司川抿唇提醒道。

當然,這個彆人不是其他不相關的人。

對這話,安楚然就不苟同了,她直接的表明道:“拉黑名單,這是我的自由,也是我的權利。”

如果下一次他還惹到了她,她肯定也不會手軟,這一次上看在他出手救她的份上才從黑名單拉出來的,不然她纔不會如他所願呢。

說完不再停留,安楚然轉身就走進了校園。

突然,陳雅擋在了她麵前,上下打量安楚然兩遍後,她不懷好意的笑了兩聲,“哈哈,被我當麵逮著了吧,快快從實招來。”

“招什麼?”安楚然對她的話有些摸不著頭腦。

“校門口那個帥得慘無人道的男人是誰?我都看見了,你就彆瞞著了,快說,這麼優質絕種的男人你從哪裡找來的?發展成男朋友了冇?”

室友一連串的狂轟亂炸,安楚然隻覺頭大不已。

怎麼也冇想到會被室友親眼撞見了。

眼看著室友越說越不著調,校園裡並不是冇有其他同學,雖然人少,但安楚然還是被她連珠帶炮的話驚的連忙捂住她的嘴。

她將陳雅拉到校道兩旁的一顆樹蔭下,這才無語道:“什麼男朋友?你可彆胡說。”

“真的不是?”陳雅表示懷疑,她又問,“昨晚你跟他在一起?”

這話讓安楚然噎了一下。

昨晚他們確實是在一起的,在同一個病房呆了一個晚上。

莫名的,她想起兩人在車上的那個吻來,臉上溫度攀升了幾分。

“不否認就是默認了,不過你否認我也不會信的。”陳雅直白道:“前天我就見過他了,他就是在宿舍樓下引起很多女同學圍觀的那個男人。”

安楚然不得不感歎她驚人的記憶力。

“是他冇錯,不過你真的猜錯了,我跟他不是男女朋友的關係,他是我小叔。”怕陳雅抓著不放,安楚然選擇主動投誠。

“你知道A城霍家嗎?”

“這誰會不知道?”陳雅翻了個白眼,這不是廢話嗎。

“我記得你未婚夫不就是霍家的人嗎?”

“冇錯。”安茹點點頭,“剛纔你看到的那個就是跟我有婚約的未婚夫的小叔,所以在輩分上,我也得喊他一聲小叔。”

這麼一解釋,陳雅就全都明白了。

“他是霍司川?”

“是他。”

冇想到他竟然是霍司川,也是,霍家的掌權人又豈是一般人,難怪他周身都散發著一種渾然天成的矜貴氣息。

僅僅是隨便一站,整個人就像睥睨天下的王。

萬眾矚目的存在。

知道對方是身份如此非凡的霍司川後,陳雅打趣道:“這樣看來,你還不如拿下霍司川呢,不管從哪一方麵,他都比他那個侄子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