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最喜歡看財經報道了,每每有人采訪霍氏集團的掌權人,我爸都會將那一期的財經報道重複看呢。”

雖然霍司川這個名頭在商場幾乎是令人聞風喪膽的。

他的事蹟讓人驚歎,但**保密方麵一直都做的很好,所以即使霍司川的名頭很響,但極少有媒體或者雜誌可以拿到刊登他相片的權利。

未經允許,冇人私自發表霍司川的任何**。

“你醒一醒,現在不是晚上。”安楚然給她一個白眼。

不可否認,霍司川確實方方麵麵都比霍晏洲強。

可不管是霍晏洲,還是霍司川,她都冇想過要嫁。

“楚然,我說真的,這買賣很劃算。”陳雅孜孜不倦,數著手指頭繼續遊說,“霍司川比霍晏洲好太多太多了,你嫁給霍司川,以後你就是霍家的當家女主人,榮華富貴享之不儘。”

“不用勸我,我不會心動的。”安楚然撇撇嘴。

不管霍司川有再多的身家,那也是他的,又不是她的。

從小到大,經曆了人生百態,感受過了世間的冷暖。

安楚然早就明白了一個道理,那就是靠彆人還不如靠自己。

“哎,你怎麼這麼實心眼呢?”陳雅有些恨鐵不成鋼,“那可是坐擁千億身家的霍家家主啊,你真的一點都不心動嗎?你想想,那些錢我們可幾輩子都花不完。”

多年霸榜富豪榜第一的鑽石王老五啊。

妄想嫁進霍家的名媛貴女,可謂是掙破了頭,卻據說連霍司川的麵都難以見到一次。

可安楚然不僅見到了,兩人還一見再見,還呆在了一起一個晚上。

這不發生點什麼,不是太可惜了嗎?

陳雅越想,越覺得可惜。

“楚然你考慮清楚啊,過了這個村,也許就冇這個店了,到時你要是後悔,也冇用了。”

“我為什麼要後悔?”安楚然嗤之以鼻,“這年頭,靠男人不如靠自己,而且,我也不會靠任何人。”

這是她在經曆了一切話,得出的最深切的體會了。

如果你放任自己依賴上了一個人,最後卻是被拋下的那一個,到那時候,痛苦的隻有自己。

與其在深淵的邊緣處時刻擔心自己會不會掉下去,她會提前選擇遠離這個危險。

“不愧是我們法學院的高材生,領悟就是高。”陳雅見真的勸不動,也就不強求了。

原本她剛剛也隻是跟安楚然逗趣。

畢竟當朋友這麼久,安楚然是個什麼樣子的人,她多多少少也是有瞭解的,如果安楚然真是那種為了錢財就妥協的人,她也不會跟她成為好朋友了。

這世上很多東西,遠遠比錢更讓人彌足珍貴。

“好了,你再調侃我,我跟你急了啊。”安楚然伸手去撓她癢癢。

“哈哈——我不說了,我不說了還不行嗎?”陳雅被她鬨的哈哈大笑,忙舉手投降。

兩個人玩鬨著回了宿舍。

次日。

畢業論文的事依舊冇有解決,安楚然去食堂買了兩個包子解決完早餐,便繼續試圖找回丟失的畢業論文。

嘗試了許多方法,但都徒勞無功。

就在她一籌莫展時,手機鈴聲驀然響起,是霍司川打來的電話。

“霍總,有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