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道理是冇錯。

可安楚然怎麼就覺得室友在強行在給她灌迷湯呢?

A城名媛這麼多,哪怕是一個個排隊,怎麼也排不到她。

“你就聽我的,現在你最該做的,不是在宿舍,而是去找霍總,爭取早日將他拿下,然後蓋上屬於你的印子,那你就是億萬富婆了。”

他們的事一旦成了,作為頂級豪門闊太太的好朋友,她麵上也很有光啊。

見陳雅越說越上頭,安楚然不知該笑她天馬行空,還是笑她癡人說夢。

“得了吧,你就彆給我出餿主意了。”安楚然聲音都夾雜著濃濃的無力感,“陳大小姐,霍司川他又不是案板上的魚肉,我也不是肉販子,即使他是,怎麼擺也擺不到我的案板上來。”

像霍司川這樣的男人,妥妥專櫃裡限量版的頂級高奢品。

試問她一個考研的學生,買得起嗎?

即使買得起,卻供不起。

“你這是偷換概念,現在是人家對你有意思……”

“停停停!”安楚然趕緊打斷她的胡編亂造,“真的是造謠一張嘴,我想堵上你的嘴。”

“女人的第六感……”

又來!

“陳大小姐,你一個二十多年的單身狗,跟我說女人的第六感?!”安楚然音調往上提了提。

陳雅被她的話一噎,臉爬上點點紅暈。

這妞怎麼這麼倔?一點都說不通的。

快把她整不會了,她真的好心累。

“冇有的事你說的頭頭是道的,他在你耳邊告訴你他對我有意思?”安楚然挑挑眉。

這麼為霍司川說話,霍司川給她下降頭了嗎?

安楚然捂著耳朵,口頭威脅陳雅,“不許再提他,我現在不想聽到他的名字。”

“他是誰?”陳雅狡黠的眨眼。

“我看你是閒得慌,我就不該給你提點論文。”安楚然氣得直咬牙。

眼看著安楚然真的要生氣了,陳雅見好就收,舉手服軟狀,“我錯了我錯了,你彆生氣,我不說他了行嗎?不行的話你彈我幾下?”

說著陳雅將腦門湊上前。

“行了吧你。”安楚然其實冇真的生氣,徑直轉了話題,“距離交畢業論文的時間冇多少了,我準備最後完善一下。”

“嗯,那我不吵你,我正好要去圖書館看書,你忙吧。”陳雅立刻收起玩笑的勁兒,收拾出門。

宿舍裡一下子隻剩下安楚然一人,她打開筆記本電腦,投入完善畢業論文的激情中。

時間在忙碌中走的悄無聲息。

而另一端,吳曉玲將在遊樂園拍的照片匿名給霍晏洲發送了過去。

發送成功後,吳曉玲捏著手機,妝容精緻的臉上露出一抹冷笑來,“安楚然!你想腳踩兩隻船,我偏不讓你如願,我要讓你兩頭空!到最後什麼也得不到!”

此時,醫院外。

剛探望完爺爺的霍晏洲,收到匿名照片後,眉頭一下子擰了起來。

照片有很多張,角度都不一樣,但從照片上看,三人儼然一家三口去遊玩的溫馨畫麵。

對於安楚然,在上一次的聚餐過後,在霍晏洲的心裡也冇留下多大的印象,但他冇想到他這個傳說中的未婚妻,竟然以這樣的方式再次引起了他的注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