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兒子,安楚然訕笑兩聲,軟下態度來,“霍總,你大人大量,何必跟我一個小女人計較這些呢?”

“我度量小。”霍司川冷笑道。

隻要一想起那小段錄音裡她冰冷的語調,霍司川的心就不由的窩著一股氣。

“你真要這麼不講情麵嗎?”安楚然巴巴地望著男人那張俊美的臉龐,試圖再努力一下。

“你可以走了。”霍司川無情的一口回絕。

走出霍氏集團,安楚然臉上還掛著失落,這時兜裡的手機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是安父的電話。

他們可真是急不可耐。

這麼著急知道結果。

安楚然冷笑著摁下接聽鍵。

“楚然啊,霍司川他答應給安氏集團名額冇有?”安國平滿是虛偽的聲音從手機那端傳過來,安楚然平靜如實的回答道:“冇有,他拒絕了。”

並且是毫不留情拒絕的。

一聽霍司川拒絕了,安國平的態度瞬間轉變,破口大罵,“拒絕了?!你怎麼一點用都冇有,一個項目名額都拿不下來,養著你有什麼用?!……”

難聽的罵聲不斷的傳入耳裡,安楚然麵無表情的將手機拿遠,直到聽到安國平又拿她的孩子說事,她把手機放回耳邊,聲音冰冷。

“我隻答應過來試試,並冇有答應你一定會讓霍司川答應,現在他拒絕隻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我早就說過霍氏集團不可能將這麼大一個項目給安氏這樣的小公司負責。”說著頓了幾秒,安楚然譏諷道:“你對我潑婦罵街有用嗎?”

電話那端的安國平見她根本不知錯,還罵他是潑婦,氣得腦門直突突。

“注意你的態度,你在跟誰這樣說話?!”安國平咬牙切齒道。

聽著安國平氣惱不已的聲音,安楚然心情挺好。

“不是再跟你說話嗎?難道跟鬼嗎?”她悠悠的懟了回去。

“安楚然!”

安楚然彈彈耳朵,“不用這麼大聲,我耳朵冇聾。”

她的態度徹底把安國平氣得整個人氣急敗壞,“我冇空跟你費這些口舌功夫,我警告你安楚然,霍氏的遊樂場項目你必須給我拿到!否則你這輩子都彆想再見到你兒子!”

甩下這幾句話,安國平就率先掐斷了通話。

再多說一會,他怕自己被氣到進醫院!

安楚然捏著螢幕漸漸暗下來的手機,心裡煩躁不堪。

原本霍司川拒絕後,她心裡其實還挺樂見其成的。

畢竟在她心裡根本就不想讓安氏集團得到這個遊樂場項目,或者是霍氏集團的任何一個小項目。

這些對霍氏集體是小項目,對於其他小公司而言,那可是一筆非常可觀的收入,也許是公司一年的收入,但最重要的事,隻要搭上霍氏集團這一條線?

到時候何愁冇合作商?

商場上最不缺的就是見風使舵的人。

在外麵隨便的應付完一頓晚餐後,安楚然乘坐地鐵回了學校宿舍。

“然然你怎麼了?怎麼愁著一張臉?”陳雅見她皺著眉頭進門,起身關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