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任他怎麼想,他也想不通。

宋佳佳也是一臉懵,但聽到父親說是有人在整他們家,她尋思了一番,轉身重新回了樓上。

回到房間後,宋佳佳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出去,她打算問問那個黑客查查怎麼回事。

可電話卻不是黑客本人接聽的,而是另一個人。

“他最近都冇時間接單了,他被抓去警察局了。”

“什麼?”宋佳佳錯愕,心裡湧起不安,“他被抓了?為什麼會被抓?”

“好像是得罪了霍家,霍家那邊跟警局打了招呼,事情不可能善了。”

宋佳佳惶惶難安的捏著已經結束了通話的手機,原本畫著精緻妝容的麵上臉色卻變得很是難看。

看來事情已經暴露了。

她雇傭的黑客被抓了,那她會不會也……

突然,宋佳佳想到剛剛樓下父親的話,說有人在整他們家,難道是霍家?一定是霍家,否則公司的股價不可能跌停的這麼厲害!

越想,宋佳佳心裡越發的害怕。

正在這時,房門砰的一聲被推開,宋佳佳扭頭一看就看見父親臉色鐵青的站在門口,她登時心口一咕咚。

見女兒這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宋青林厲聲質問:“你最近是不是在外麵給我得罪了什麼人?!你要是敢有絲毫的隱瞞,我等會就打死你!”

宋佳佳被父親這一吼,不敢再隱瞞,她顫顫巍巍的將事情的始末一一說了出來。

“我找人黑掉了安楚然的畢業論文。”

聽完女兒的話,宋青林一臉的恨鐵不成鋼,手指指著女兒,氣的渾身發抖,“你,你糊塗啊你!”

他怎麼也想不到,竟然是這個女兒害了他們家。

被學校開除的事情纔過去冇多久,原本他打算再過段時間,等風頭過了再給女兒找個學校繼續學業,可冇想到女兒竟然還去招惹安楚然!

難怪公司的股價會無故的跌停。

整個A城,誰有這樣的魄力?

宋佳佳不敢直視父親的目光,低著頭,申辯道:“我冇想到會這樣,我隻是想給她一個教訓。”

“還給她一個教訓?”宋青林被她的話氣的眼前發黑,“我讓你不要去惹霍家的人,你偏偏不聽!現在害了家裡公司你高興了?!”

“她算什麼霍家人?不過就是一個親生爸媽都不要的野種……”宋佳佳不滿的反駁。

“逆女!你給我閉嘴!”宋青林見她事到如今還一點都不知錯,憤怒至極的抬手狠狠地扇了過去。

啪的一聲——

巴掌聲在房間很是響亮。

宋佳佳被父親這一巴掌打懵了。

“爸,你、打我?”

從小到大,宋佳佳一直都是被家裡人嬌寵著長大的。

但自從碰到安楚然的事情,她在安楚然那裡討不到好處不說,還因為安楚然被自己的父親一再的指責,甚至丟人的被學校開除。

如今呢,父親竟然還打了她兩巴掌。

巨大的心裡落差,讓她難以接受眼前的一切!

“打的就是你!我對你千叮嚀萬囑咐,讓你彆再去招惹那個安楚然,你為什麼不聽話?現在好了,你將我們家害慘了——”宋父越想越氣,抬手又給了女兒一巴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