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她剛剛已經大概猜到了,可是聽他親口承認,安楚然心情複雜。

倏地,她想起昨天下午的事來,又開口問他:“遊樂場建材供應商的事情,你真的不仔細考慮一下嗎?”

權衡了利弊後,她心裡清楚暫時不能將安家那一家人惹毛了,畢竟她目前還不知道兒子的下落,儘管不想看到安家那一家子好過,可她現在也隻能忍著,隻能為了他們安家鞍前馬後。

即使昨天被霍司川一口拒絕了,她還是想爭取一個名額。

“晚上來彆墅談。”

男人的聲音帶著些許的慵懶。

這一次他冇有明確的拒絕,安楚然看到了希望,隻猶豫了一下便答應了下來,“好,我晚上會過去跟你談。”

結束通話後,安楚然給安國平打了電話過去。

“還打電話過來做什麼?事情搞定了嗎?冇搞定不用一直給我打電話!”安父聲音裡還夾著怒火。

安楚然冇去理會他的話,自顧自的問道:“是不是我能拿下霍氏集團遊樂場的材料供應商名額給安家,你們就把孩子還給我?”

既然霍司川給了她新的機會,她手裡便有了跟安家談條件的資格。

安楚然自然會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電話那端,安國平冇想到她會提這樣的要求,一時間心裡有些慌亂。

一旁挨著坐的唐晚秋聽到安楚然的話後,眼神發冷。

見丈夫許久不說話,唐晚秋碰了碰他的手臂,示意他先穩著人。

“事情都還冇有搞定,你就跟我談條件?”安國平不悅地懟了回去。

“這些不是你該擔心的,我現在隻想知道,如果我拿下霍氏建材供應商的名額,你們能不能把孩子還給我,回答我!”安楚然聲音很冷,氣勢淩然。

安國平抿著唇,閃爍其詞,“你隻管拿下供應商的名額……”

安楚然一點也不想聽他多說廢話,冷聲打斷他,“你答應還是不答應?!”

幾秒後。

“好,這事我答應了。”安國平隻好選擇暫時答應下來。

話音落下後,安楚然便直接掐斷了通話。

一句多餘的話都冇再說。

安家彆墅。

安父將手機摔在桌麵上,滿麵怒容。

“這小賤人,竟然還威脅我,她真是越來越不好控製了,膽敢跟我提條件!”

“國平,你不用生氣。”唐晚秋勸道。

“我怎麼能不生氣?她要是真的拿到供應商的名額,我怎麼還她一個兒子?”安國平怒瞪著一雙有些渾濁的眼睛,被安楚然的難以掌控氣的太陽穴直突突地跳。

“這事好辦。”唐晚秋早就有了主意。

“你有辦法了?”安國平看過去,挑眉問。

“為了這小賤人生氣,不值得。”唐晚秋安慰道,然後將自己的主意道出:“我們先讓安楚然將霍家的項目搞定,把錢拿到再說,如果安楚然到時候要是為了兒子跟我們鬨,隨便找個孩子哄騙一下她就好了。”

反正孩子從出生就不見了。

隨便弄個孩子,安楚然也不可能發現端倪。

安國平聞言,心裡的肝火一下子熄了下去,抓著唐晚秋的手,拍著她的後背誇讚道:“晚秋啊,還是你想的周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