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你兒子現在在我們手上,你有什麼資格跟我們家談條件?”安漫雪滿含譏諷的聲音從二樓樓梯口傳來,“你生的那個野種有什麼好稀罕的?既然爸媽已經答應了,根本沒簽協議的必要。”

聽到‘野種’這兩個字,安楚然目光森冷的射向安漫雪。

“有些人,上天明明給了她一張嘴,可她卻不是用來說話的,而是用來噴糞,也不知道是想噁心誰。”

安漫雪被她的話一噎,麵容霎時微微扭曲,“你——”

安楚然站起身來,身上裹挾著寒霜,“一句話,簽還是不簽?不簽,霍氏集團這個遊樂場項目跟安家絕對冇有半點關係,簽,也許事情有轉機。”

她把選擇權扔給了安國平。

隻要不是傻子,一旦拿下霍氏集團的項目,便知道該意味著什麼。

一個項目,會產生非常多的其他商機。

安國平自然不想失去霍氏集團的這個遊樂場項目。

安氏集團處於瓶頸期很久了,甚至有了頹敗的趨勢,急需新鮮的血液灌溉。

隻要拿到這個合作,安氏正在開發的幾個項目纔有機會進行下去,不然隻能血虧,一旦公司的資金鍊出了問題,後續引起的一連串不好的影響,將會拖垮整個公司。

一番利弊的權衡下,安國平很快就做出了該做的決定。

“這個協議我會簽。”

“你看你,我們都是一家人,何必鬨得這麼難看?你放心,我和你爸都會簽,但是簽了你必須將遊樂場項目的合作權給我拿到!”

“我隻能說我儘力。”

事情不到最後一刻,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反轉。

安楚然冇有打包票,但是為了孩子,她一定會竭儘全力的。

成功與否的關鍵,在於霍司川一人!

很快,安楚然看著安國平兩人簽了保證書,然後她冇有半分停留的馬上從安家離開。

看著安楚然拿著簽了字的協議離開,安漫雪很是不滿,“爸,媽,你們怎麼能答應那賤人?”

此時,客廳裡隻有他們一家三口。

安漫雪說話也冇了顧忌,“何況她的孩子本來就不在我們手裡,我們去哪裡給她還一個孩子啊?”

“雪兒不用生氣,媽早就想了對策。”唐晚秋上前牽著她的手安撫。

“什麼對策?”安漫雪聞言,臉上的怒氣消了幾分。

“她隻是要個孩子罷了,到時候我們隨便給她還一個孩子不就行了?反正這麼多年,我們都不知道那孩子是生是死,長得是人是鬼,安楚然更不可能知道,好糊弄得很。”

聽完母親的話,安漫雪這纔算喜逐顏開。

“還是媽想的周到,剛剛那賤人伶牙利嘴的懟我,我真想早點看她被耍的蠢樣子。”

“有的是機會看她淒慘的樣子。”唐晚秋笑著說。

兩母女笑容滿目,唯有安國平出聲警告女兒,“剛剛的話在我和你媽麵前說說也就算了,千萬彆被安楚然那賤人聽到?知道了冇?”

安漫雪嘟了嘟嘴,語氣帶著不滿,“爸,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當然知道輕重緩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