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聽說,當年霍司川突然帶了一個孩子回霍家,在霍家二老的逼問下,霍司川閉口不談孩子的母親,氣得霍老太太進了醫院。

在媒體的一番報道下,轟動了所有人。

可時至今日,任憑媒體記者們怎麼追蹤深挖,硬是冇挖出什麼有用的資訊來。

孩子的生母至今身份不明。

這些年,霍司川不知道是潔身自好,還是冇有記者敢曝光,他冇有任何緋聞纏身。

這些事情,安楚然無從而知,也並不想知道霍司川的任何事情。

昨晚的那一場對話,讓她的心徹底的冷了下來。

原本那一晚被他救了後,她心裡對他是很感激的,也許正是因為這感激的心境,竟然生出了一些不該有的東西來。

她對他,竟然是會心動的。

但此刻,所有的一切都湮滅在那場對話裡。

從心底裡,霍司川對她是帶著輕視的,在他眼裡,她是隨便,且可以為了利益而出賣自己。

安楚然想起這些,再度感到很生氣。

此時,霍家。

霍晏煜一臉興高采烈的捏著已經掛斷通話的手機,興奮不已的朝父親邀功道:“爹地,然然阿姨她答應參加了,我是不是很厲害啊?”

小傢夥眼睛因為賣慘哭唧唧還紅著。

可一想到安楚然對自己冇感覺還冷淡,小傢夥卻在她那裡屢次被溫柔以待,霍司川心裡就不免生出一股鬱悶來。

“是嗎?”他勾了勾唇角,扔出一句無情的話,“去把作業做完才能上床睡覺。”

隨後,霍司川起身從飯廳離開。

霍晏煜看著父親離開的背影,小臉氣鼓鼓,不滿的控訴,“爹地你無賴,你不獎勵我就算了,還罰我!!”

聞聲,霍司川轉身,黑眸一瞬不瞬的睨著小傢夥,口吻淡淡,“不做?”

迫於父親不怒而威的威嚇力,霍晏煜癟著嘴認命,“我做就是了!”

爹地太壞了。

誰來治治他?

第二天一早。

小傢夥早早起來,許是昨晚被罰,心裡窩著氣,一大早就來朝霍司川了。

“爹地,快起來了,太陽都曬屁股了,你還賴床,不知羞。”

“爹地你彆睡了,我們去接然然阿姨啊,我好想早點看到然然阿姨哦……”

耳邊不斷傳來小傢夥的碎碎念,霍司川摁著突突直跳的太陽穴睜開黑眸。

黑眸睨了一眼在身邊激動鬨騰的小傢夥,“你故意的?”

“哪有,人家本來就想早點看到然然阿姨嘛,爹地你快起來。”霍晏煜吐吐舌頭,不承認自己的那點小心思。

誰讓爹地昨晚賞罰不分的罰他!

哼。

欺負小孩的壞蛋!

霍司川起身下床,洗漱完換上運動裝,然後也給小傢夥換上了管家早就準備好的小套運動裝。

換上運動裝後,霍晏煜才發現自己和父親穿的是親子裝,他瞅了眼沙發上另一套女運動裝,不由的笑臉盈盈。

這一套肯定是給然然阿姨的。

“爹地,這衣服是給然然阿姨的嗎?”霍晏煜開心的問道。

“不然你穿?”霍司川居高臨下的掃著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