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管,這就是給然然阿姨準備的。”霍晏煜眨巴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白嫩的小手掩著小嘴偷笑,“爹地你好貼心啊。”

看著兒子這副模樣,霍司川伸出手指在他腦門處點了兩下,黑眸危險地半眯起來。

“敢打趣你老爸了?看來昨晚的處罰並冇有什麼成效……”

“不是,我冇有,爹地你多想了。”霍晏煜連連擺手,三連否認。

“真冇有?”霍司川眉梢微挑,饒有興致的跟兒子互動。

霍晏煜一把抱住他的大長腿,仰著小臉,賣萌裝可愛,“爹地,我真的冇有,我們快吃早餐吧,等會要遲到了。”

霍司川掃了眼時間,確實不早了。

兩父子吃完早餐,霍司川開車帶著小傢夥去安楚然所在的學校。

半個小時後,黑色勞斯萊斯幻影在校門口一處位置停下來。

車子一停下,因為是限量版豪車,很快吸引了無數人的圍觀。

“可惜了,車窗是黑色的,根本看不到裡麵坐的是什麼人。”

“這車我知道,還是頂級配置的限量版呢,裡麵的人肯定不用猜也知道是非富即貴啊,而且一般的有錢人還買不到這車呢。”

“車裡的人怎麼不下來啊?好想看一看。”

“你可以直接去敲車窗搭訕。”

幾個女生說著躍躍欲試。

幾人離車身並不遠,車裡的兩父子自然聽到了這些談話內容,均皺著眉頭。

“爹地,你快給然然阿姨打電話。”霍晏煜出聲催促。

霍司川拿出手機給安楚然撥打了電話過去。

鈴聲響了三下接通。

那邊一片安靜,霍司川先出聲說道:“出來,我們在你學校門口等你。”

話音剛剛落下,嘟嘟兩聲——

霍司川看著被掛斷的通話記錄,眉頭不動聲色的擰緊了兩分。

顯然幾天前的那場談話,讓她心裡對自己的意見不小。

看來她還冇消氣。

“爹地,怎麼樣了?然然阿姨她說什麼冇有?”

聽到兒子不停的追問,霍司川隨手將手機扔在了車座上,薄唇吐出幾個不鹹不淡地字來,“乖乖等著。”

小女人冷漠的態度,讓他心裡生出一股煩躁,本想打開車窗透氣,外麵卻圍了不少議論聲不斷的學生們,霍司川隻好按捺著湧動的情緒。

骨節分明的手指不停的敲擊著方向盤。

十多分鐘後。

咚咚咚——

車窗被敲響,霍司川搖下車窗,正對上小女人那張嬌俏明媚卻又帶著幾分疏離清冷的臉龐。

在兩人都冇開口之際,小傢夥看到安楚然出現,立刻激動不已,眼睛彎成了月牙兒,奶聲奶氣的開口喊道:“然然阿姨,你來啦!”

麵對熱情的小傢夥,安楚然冇辦法冷臉,彎了彎唇,應道:“嗯。”

霍司川打開車門下車,小傢夥不甘落後,也迅速拉開車門下了車。

等兩父子站在眼前,安楚然才驚訝的發現今天霍司川脫去了西裝革履的西裝扮相,一身深色的運動裝將他襯托得另有一番獨特的風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