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無疑問,她是漂亮的,甚至漂亮到了有些過分的地步。

一張巴掌大的小臉五官既精緻又小巧,一筆一劃都像是畫家勾勒而成。

男人灼熱的目光如芒刺背,安楚然脊背都不由自主的繃緊了兩分,她假裝看向彆處,裝作對他的目光冇有半點察覺的意思。

親子項目全部已經結束,校長登台,望向下首一處,揚聲高呼:“接下來,有請活動總冠軍獲得者,霍先生一家上台領獎!”

話落,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約而同的投過來。

“媽咪,校長讓我們上去呢。”小傢夥聲音都是興奮與開心。

顯然拿了親子活動項目的總冠軍,與他而言是高興自豪的。

安楚然壓迫感頓生,腳上的痛意都似乎又加劇了,她扭過頭朝霍司川提議道,“你和煜煜上去吧,我就不上去了。”

臨落幕了,就算是腳冇有受傷,其實她上不上台,也冇有那個必要了。

結果是他們贏了就可以了。

霍晏煜聞言,眼裡劃過擔心,瞅了瞅她的腳踝處,輕聲問,“媽咪,你腳是不是特彆疼?”

“還好。”安楚然搖搖頭,不想小傢夥擔心。

其實說疼,已經冇有最開始扭到的那一刻疼了,現在已經好很多了。

不過要她跛腳上台,安楚然不想給小傢夥丟麵子。

“要麼一起上去,要麼不上去,你選。”霍司川黑眸深深的睨著她。

“你這人……”安楚然有點生氣,他這不是在強人所難嗎?還將決定權扔給她,他怎麼這麼狗?

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安楚然亞曆山大,真的想挖個坑把自己埋了。

“你帶煜煜上去就好了,我真的不太方便。”安楚然頭微微低下來,壓低的聲線裡帶著幾分咬牙切齒。

其實她不想上去,其中一個原因是腳傷,另一個原因是打心裡不想上去,畢竟是臨時過來充當孩子媽咪救場的,還上去當眾麵對所有人,真的有些太招搖了。

“我替你選。”

男人的話音落下,不由分說的彎身將她攔腰抱了起來。

“霍司川你——”安楚然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驚到了,驚撥出聲。

他剛剛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揹她就算了,如今竟然還當眾對她公主抱!

“哇!”

“公主抱哎,他們好浪漫啊!”

四周不斷傳來小朋友們的歡呼聲,令安楚然有些無地自容。

安楚然揪著男人的衣襟,垂著眸,不滿的控訴,“我說你這人能不能彆老是強迫彆人,替彆人做決定啊?能不能尊重一下彆人?”

“你不是彆人。”霍司川薄唇吐出幾個字。

這話噎得安楚然有口難言。

難道兩人相差了好幾歲,代溝真的有這麼大?

“媽咪,爹地,我們快上台領獎啦。”霍晏煜趁機出聲催促。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安楚然最終還是被霍司川抱到了台上去。

她隻好龜縮在男人的懷裡,悶聲不吭的當啞巴。

霍司川不動聲色的瞥了她一眼,小女人的雙頰爬上一抹紅暈。

宛如夕陽中那一抹夕陽的嬌紅。

“彆看我。”安楚然咬著唇不滿的抗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