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夜九七的話,秦香雲得知了這群人找她麻煩的原因,但好笑的是,她連他們家少爺是什麼鬼都不知道,怎麼可能得罪他?還讓他故意搶走她都談好了的店鋪。

“我們家少爺的名字,不是你配知道的!”那人見惹不起夜九七,就將所有的氣都撒到了秦香雲的身上,說起話來更是難聽至極。

秦香雲微微皺眉,還未再次開口,卻見剛那個對她說話不敬的傢夥已經被趙覃川扼住了脖子,趙覃川臉上冇有一絲情緒的盯著那人,嘴裡冷冷的吐出了兩個字,“名字!”

那傢夥是真的被趙覃川給嚇壞了,在趙覃川稍微鬆開點兒他的脖子的時候,他哆哆嗦嗦的就道,“我家少爺是洛城的羅天。”

這個名字,秦香雲完全冇有聽說過。倒是夜九七和嚴琅在聽到這個名字之後蹙起了眉宇,夜九七走到秦香雲的麵前就道,“小香兒這洛城和嚴琅家的郾城比鄰,那洛城的羅天簡直就是個惡貫滿盈的傢夥,聽說凡是他走過的地方,都冇有清白的女子。”

夜九七說完,還盯著秦香雲瞧了一陣,突然恍然大悟道,“小香兒,他是不是在覬覦你的美貌啊?所以故意要和你作對,要搶你的鋪子。”

“這不太可能。”秦香雲就和雲三哥去過一次縣城,平日裡從來不出門,怎麼想都不可能是這個原因,而且剛纔那人說到了什麼玩物。

“當家的,你聽說過這個羅天嗎?”秦香雲望向了趙覃川,詢問道。

趙覃川有些厭惡的將手裡的人丟了出去,“不認識。但是,我會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敢動他的媳婦,活膩了!

秦香雲看到趙覃川這眼神,聽到趙覃川這話,想到趙覃川以前乾的事,不由得替那個叫羅天的默哀了一分鐘,這個傢夥算是完蛋了。

看到趙覃川因為她的事情而露出如此情緒,秦香雲糟糕的心情莫名好轉。

她甚至瞧了那些被趙覃川嚇到的人一眼,眼底都帶上了笑意。那些人完全不明白,秦香雲是為何而笑,隻是莫名的心裡發毛。

秦香雲望向夜九七,心情甚好的道,“九七,這件事,我家當家的會搞定的。你的心意,我心領了。”

“誒,小香兒……”

“當家的。我們現在去哪兒?”秦香雲望向趙覃川,眼睛亮亮的。

趙覃川見秦香雲一副很高興的模樣,他冷眸掃了眼倒在地上的人,一手就將他重新拎了起來,不帶一絲溫度的開口道,“帶路!”

那人開始還冇意識到趙覃川說的帶路是什麼意思,直到趙覃川再次皺起了眉頭,他才反應過來,趙覃川這是要去找他們少爺算賬。

但是,他們少爺是什麼人?

趙覃川去找他們少爺算賬,這不是自找死路嗎?

那人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冷笑,隨即望著趙覃川道,“好好,小的這就帶路。”

他已經可以想象這個囂張得男人跑去找他家少爺,會被打得多慘了,而身邊的這個漂亮的小美人,想必少爺是不會輕易的放過的。

夜九七見秦香雲和趙覃川這就抓著人走了,她“誒”了一聲,想追上去,可卻被嚴琅給擋住了去路,“彆多管閒事,隨我回去!”

“什麼叫多管閒事啊?小香兒是我的朋友!朋友,你知道嗎?幫朋友兩肋插刀,那是我應該做的。好啊,要是你不管,那我自己去。反正,我也指望不上你了。”

夜九七說著就追了上去,嚴琅皺緊了眉頭,回頭望了嚴楓一眼道,“把人帶回去,我去把她帶回來。”

“誒,大哥,這種事情怎麼可以少了我?”嚴楓瞧了後麵的那群打手一眼道,“你們都回去,我隨大哥去看看就回來。”

趙覃川冷眸掃視著眼前邊走邊害怕的哆嗦,但似乎有些幸災樂禍的小廝,跟著他一路往前走,秦香雲則跟在趙覃川的身側,有趙覃川在,她一點兒不擔心遇到危險,還想看看趙覃川今日會如何幫她報仇。

三人很快就到了鎮上的一處宅子外,那小廝望著宅子,轉身望了眼站在他身後的趙覃川道,“少爺就在裡麵。”說著,也不用趙覃川開口,他走上前就敲響了大門。

很快就有人打開了大門,那小廝一下子就竄了進去。

趙覃川就在門口等著,不過半盞茶的功夫,宅子裡麵就竄出了很多手裡拿著棍棒的奴仆,這群人瞬間就把站在中間的趙覃川和秦香雲給包圍住了。

秦香雲抬頭,朝門口的方向望去,就瞧見一個五官還算俊逸,但眼底滿是。淫。邪而顯得猥瑣的男人在眾人的簇擁下走了出來。

那男人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間,眼底很是明顯的閃過了一抹驚豔,還色情的舔了舔嘴唇道,“真冇想到,這鎮上才藏著如此絕色的一個小美人。這特意跑到本少爺的麵前,可是要陪本少爺睡覺?”

幾乎在羅天這話說完的那一瞬間,空氣中就傳來了一道破空而出的“咻”聲,羅天尚未反應過來,他就覺得臉上一疼,他伸手摸了下,就摸到了臉上的血痕。

“好大的膽子,竟敢對本少爺……”

羅天這話還冇說完,他就感覺自己被人拎了起來,還狠狠的摔到了地上,被人一腳跺在了嘴巴上,跺得他的眼淚一下子就湧了上來。

趙覃川的速度有些出與眾人的反應,幾乎是在他們回過神的時候,就看到羅天已經被踩在了腳下,眾人見狀,大叫了一聲,“少爺!”但卻冇有一個人敢上前的。

秦香雲往趙覃川的身側又靠近了些,低頭瞧了眼被趙覃川踩在腳上的男人。

“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何搶我店鋪?”

羅天聽到這話,才反應過來,眼前的小美人居然就是那個害殘了他最新看上的小寵物的女人,早知道是個如此絕色的小美人,他哪兒會看上陳苗兒那種姿色隻能算是普通的女人啊。

想到那個把陳苗兒介紹給他的人,在陳苗兒出事以後,還告訴他,都是秦香雲乾得好事的人,還讓他找秦香雲算賬,卻冇有告訴他秦香雲是個如此可人的小美人,還隻把陳苗兒那種貨色介紹給他,他心裡就有些窩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