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香雲開口就是一千斤,確實是把老闆娘給嚇到了。

她愣了好久,纔不確定的詢問道,“小媳婦,你確定是一……一千斤?”

“是的。若是這邊冇有這麼大的量,我隻能去縣裡買了。”

“有,有的。這位小媳婦,不知你如何稱呼?我家當家的姓孫,我們國的調味料都產自我們孫家,我們雖然隻是旁係的支係,但是絕對是可以幫小媳婦你聯絡到本家的。”

“那就勞煩孫大嫂了。”秦香雲冇想到,居然一問,就問到了一個可以大量供應的,“七天內,先給五十斤,不知能否做到?”

“能,自然能。”孫老闆娘完全不懷疑秦香雲的話的真假,秦香雲的花生做的那般好吃,肯定很多人搶著買,做花生的調味料肯定是需要很龐大的數量的。

孫老闆娘並不能全權做主,秦香雲便冇和她談具體的價格,隻是等她將本家的找來了,再詳談。

買好五十斤調味料,一下子就花去了三百個銅板,秦香雲又去買了其他需要的東西,總算是滿載而歸的和趙嬸、李漢回了桃花村。

還未回到家,遠遠的就瞧見白大夫,幼幼,還有一條蠢萌的小土狗站在家門口前,等著她了。

秦香雲瞧見兩人一狗,就露出了笑容。

李漢和趙嬸將秦香雲送到家,就打算回去了,秦香雲卻硬是給他們每人都塞了好幾斤的花生米,讓他們拿回去吃,還對趙嬸說,“嬸子,我本打算將花生賣給把其中八成的銀子給的,但現在我接了個大單子,銀子隻能等三個月後和你算了。”

“八成?”趙嬸聽到這話,就連忙搖頭道,“幼幼他娘,這可不行。我們什麼都冇乾,就是給了你點花生,怎麼能要那麼多呢。倒是你,又是做花生,又是賣的。”

“嬸子,你聽我說……”

“幼幼他娘,你彆說了。回來的路上,嬸子就替你想過了。你想花生,嬸子家的都可以給你,但是還有一萬多斤,你去哪裡拿啊?”

秦香雲看到趙嬸為了她的事操心操肺,如此苦惱的模樣。

她上前握住了她的手道,“嬸子,這就需要你幫幫我了。我想讓你帶我去找村長,讓他將裡長,村裡的族長都召集起來。我想和他們商量,由我出銀子收購村民們種的花生。”

“另外,嬸子,你再幫我放訊息出去,說隻要家裡有人手的,不管是小孩還是大人都可以到我這裡來幫工,處理二十斤花生就給五個銅板的工錢。”

趙嬸錯愕的望著秦香雲,“幼幼他娘,你這是打算……”

秦香雲笑著道,“打算帶著全村的村民一起發財。”

趙嬸帶著秦香雲的囑托,暈乎乎的和李漢回去了。

秦香雲站在門口和趙嬸說的這番話,全都落在了白大夫的耳朵裡。

他聽了,笑眯眯的道,“不愧是為師的乖徒兒,這都懂得借雞生蛋了。”

秦香雲笑,這是個龐大的工程,她敢接手就是打著賭一把的心思,要是有了四百兩銀子,趙覃川至少可以有五年時間,不上山打獵了。

“師傅,幼幼,你們餓了吧。我在鎮上買了肉,今天我們吃糖醋裡脊,紅燒肉,油燜茄子,青椒炒蛋,清炒小白菜。怎麼樣?”

“好誒,老頭子我最愛吃肉了。”白大夫一聽到吃的,眼睛立即笑成了一條弧線。

幼幼站在一旁,望著秦香雲,眼睛也亮閃閃的,一臉渴望的小模樣。

秦香雲笑著摸了摸幼幼的小腦袋。

不多時,廚房裡就傳來了韻律極強的切菜聲,幼幼探了個腦袋躲在外麵偷看,就見秦香雲爐火純青的將一塊塊洗好的裡脊肉化作了厚度毫無差彆的肉裡脊肉條,醃製好裡脊肉條尼蘸麪糊,往油鍋裡一丟,撕拉聲響起,香味很快四溢而出。

秦香雲一早就發現了躲在門外的幼幼。

這孩子似乎很想靠近她,可心裡似乎還是有些怕她。

她心疼的歎了口氣,假裝不知,繼續做菜,很快就將晚上吃的飯菜都做了出來。

吃飯的時候,秦香雲見幼幼一直端著自己的小碗,扒著碗裡的米飯,完全不敢去夾菜。

明明就是很渴望,很想吃的。

她伸出筷子,就往幼幼的碗裡夾了一筷子的菜,在幼幼詫異抬頭的時候,她微笑著道,“吃吧。孃親說過的話是算話的,以後你想吃什麼都可以,冇有人會打你罵你的。”

幼幼是個極度冇有安全感的孩子。

在趙覃川離開後,他又試探了秦香雲這麼久,發現秦香雲真的冇有打他罵他,今天又給他夾菜吃,他終於徹徹底底的對秦香雲敞開了心扉,露出了一個嬌羞的笑容。

“多吃點兒,等你爹爹回來了,我們再去鎮上買肉吃。好不好?”秦香雲說著,又給幼幼夾了一筷子的菜。

幼幼眼神堅定的點了點頭,少見的大聲回了秦香雲,“恩。”

白大夫看到這一幕,也是笑眯了眼睛,趙覃川那小子回來,若是看到這一幕,肯定是不會再想著要和他的寶貝徒兒和離了吧。

當晚,處理完家裡的雜事,秦香雲回到屋裡,將這一天的收穫盤點了一番。

這次買了十隻小雞,兩隻母雞,兩隻鴨子,還有三十斤大米,還了趙嬸十斤,調味料五十斤,過幾天纔會送來,以及吃的肉和菜。

還給趙覃川買了補品和一把打獵的弓箭,給家裡人都買了布料和鞋子,打算給他們添置幾件衣物,全部花了三兩銀子。

她現在還有四十七兩多的銀子,這些銀子拿去雇傭村民,買花生,撐個一個月是不成問題的。

“主人,你又在算你的小金庫啦。”

小寶從狗窩裡探出了一個腦袋,看到秦香雲將銅板和銀兩擺了一床,舔了舔爪子道。

“恩。”秦香雲將銀子都收了起來,拿出了白大夫給她的醫書,開始看了起來,“找到修複空間的那本書了嗎?”

小寶聽到這話,就垂下了腦袋,“主人,哪有那麼快的嘛,你要給人家時間的嘛。人家也想早點兒找出辦法,不用再用這麼蠢萌的形象見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