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檮杌出世。

縹緲山陷入動亂。

塵淵此時來不及處理林嫋嫋,她受了重傷,暫時不能為非作歹。

“列陣。”一聲令下。

五大長老的親傳弟子立馬手結法印,默唸心法咒語,塵淵一把玉簫在手,將鳳卿卿暫時放置一旁之後,飛至寒洞之前,鳳簫聲動,玉壺光轉,其聲鳴鳴然,如怨如慕,餘音嫋嫋,婉轉悠揚。

曲音流轉間,塵淵放下玉簫。

“結印陣!”

乾、兌、離、震、巽、坎、艮、坤,此為陽八卦。正對應休、生、傷、杜、景、死、驚、開陰八卦,可用來封印一些凶狠殘暴的上古獸。

此時。

感受到山中異動的五大長老,也紛紛出了關,往珠璣泉方向趕來。

林嫋嫋看著這一幕。

大笑不止,已近癲狂。

此時,她拚著元神俱毀的危險,猛然衝向陣法中心,陣法受到波動,幾大親傳弟子悶哼一聲,被自身部分力量反噬不輕,洞中檮杌感受到陣法封印鬆動,更是鉚足了勁往外衝。

塵淵連帶著眾人。

因檮杌的爆發力過於強大,竟被逼退到了魔澗懸崖旁。

“尊上,你和我一起下地獄吧……你這樣疼我,一定不忍心讓我獨自一人,對吧。”

“你們都該死,我有什麼地方比不上鳳卿卿?哪怕她變得癡傻,你們竟還如此維護她!”

“來吧,一起死,哈哈哈哈哈……”林嫋嫋雙眼猩紅,顯然打算殊死一搏,她的愛實在是太恐怖,既然得不到,哪怕是毀掉,也絕不會留給鳳卿卿,真是個瘋批女人。

就在林嫋嫋又打算動手的時候,鳳卿卿看準時機,衝向了她,此時門派中人都忙著結印陣,死死的壓製住即將出世的上古凶獸檮杌,能空出手來的,隻有鳳卿卿了。

鳳卿卿是不懂這個位麵所修煉的真氣是什麼東西,可她從23世紀而來,經曆過的生死陣仗,不比現在輕,束手就擒在她身上,從來就不適用。

在她撞向林嫋嫋瞬間的時候,她猛地抱住了她腰身。而此時,林嫋嫋那已經準備好的短匕,準確無誤的插入了鳳卿卿的胸口處,林嫋嫋眼中有得逞的笑意,她殺不了塵淵,難不成,連個鳳卿卿都帶不走?

“你,不準傷害塵淵哥哥。”

“冇有人可以傷害塵淵哥哥。”

鳳卿卿發力,帶著林嫋嫋。

迅速的往懸崖魔澗下墜去。

鳳卿卿覺得,自己的背影一定酷斃了,用這個方法離開縹緲山,至少在眾人心裡,原主還是他們心中最善良的小師妹。

捨身取義啊。

雖然轉了幾個彎,可自己最終還是成功跳崖,也成功的讓眾人看清那林嫋嫋的真麵目了。

就是這胸口處,隱隱的實在是有些疼痛,不過無妨,等會好好處理一下就好了。

鳳卿卿死死抱著林嫋嫋下墜的身體實在是太快,以至於她冇有看到,在她下墜後,那個眉目如畫,清絕於世的白衣尊上,雙眸之中猛然湧現出的震撼,情愫,懊悔,以及無儘的痛苦。

“不要!卿卿……”

一口鮮血吐出,灑在那月牙白的長裳之上,如同寒冬的紅梅般,爭相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