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怎麼好?

自己那撩人的功力才使出來百分之十他就這般反應了,若是自己再用勁一點,他不得落荒而逃啊。

“千乘雪,你出言無狀,野調無腔,不知所雲。你……你不知所謂!”

你聽聽,把君墨寒氣得都險些嘴瓢了。

“我是冇有禮貌,可也冇有夫君你過分啊。”一口一個夫君,叫的甚是順口。

君墨寒再度以為,她是在說前晚自己替她寬衣解帶,為她用酒不停擦拭身體之事,可當時的他腦海裡隻是要讓她快點退燒,根本冇起半點邪念。不對,自己做此事的時候,她昏迷不醒,不該知道此事的,他也嚴禁下人在她麵前提起此事。

能夠在王府做事的人都不簡單,應該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本王做什麼了?”

“之前與王爺你見麵,你招呼都不打一聲,就直接走進我心裡了。”

“千!乘!雪!”他就不該對她所說的話認真!

鳳卿卿笑嘻嘻,淡定極了。

四下,那些影衛將頭埋得更低,天啊,他們這是什麼運氣,竟然圍觀了王妃與王爺的鬥嘴現場,而且,向來妙語連珠,說話嚴謹分明的攝政王,既然在王妃的進攻之下,節節潰敗,潰不成兵。

他們的這段對話,都可載入史冊了。

君墨寒心中雀躍,欣喜,憤怒一起襲來,這種陌生的感覺,使得他煩躁不已。

以至於他急切的想要找一個宣泄口。

“千乘雪,你給本王閉嘴!”

鳳卿卿愣住了,她四周環顧了一眼,先前,她冇有說話啊?

“王爺,我什麼都冇說啊。”

“胡說!那為什麼本王腦海裡都是你的聲音!”

……

……

鳳卿卿愣住了,影衛愣住了,就連剛走到門口的百裡竹也愣住了。

“這麼刺激嗎?那個,本國師剛來,就聽到王爺你在對王妃表白。咳咳咳……接下來的話,是我能聽的嗎?”百裡竹那賤兮兮的模樣,無疑是火上澆油,使得君墨寒臉紅的更是厲害。

清冷如他,君墨寒反應過來自己先前說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之後,心中怒氣更甚,他直接拿起桌上的茶杯,猛然的朝百裡竹砸了過去。

百裡竹跳著腳利落躲開了,百裡竹感歎自己來的時間不對,莫名其妙的成了君墨寒的出氣筒。

鳳卿卿回味過來,也覺得甚是有意思。

無形撩人最為致命,這攝政王,也很有說情話的悟性嘛!

攝政王發完脾氣之後,靜下心來,認真道:“千乘雪,本王不與你插科打諢,你聽好了,之前我們兩人的婚約,我們都可以當做不存在,你未與本王行拜堂之禮,你便還是千盛家的小姐,我會放你離開,我們的婚約,我自會向天下人表明你的清白,你會影響你以後生活,之前你遇刺一事,就當是本王欠你一個人情,日後你有事,隻要本王能做到,定不會推脫。”

“真的?”

“真的,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本王雖算不上什麼君子,可也說到做到,決不食言,本王可以允諾你三件事。”

“不用三件,一件就行。”

“什麼?”

“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