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

長安城內。

瀟湘樓。

在其地下,有一間密室,密室風格,與先前鳳卿卿在清河城西廂處所發現的那處地下密室構造大體相同。

尋到這裡之後,鳳卿卿帶著藍心進入了最深層的密室之中,她們易了容,又特意換了裝束,那些來來往往的守衛,並未發現有什麼異常。

藍心以極快的速度將那看守千盛州的幾名守衛放倒,鳳卿卿不知從哪裡找出來一根鐵絲,搗鼓著那處鐵鎖。

進入密室之中,成功的將千盛州救了出來。

還外帶著一個粉粉嫩嫩的小女娃。

鳳卿卿隨意尋了一處客棧,那是莫家之前在京城發展的產業之一,他們特地為鳳卿卿留了一間房。

安置好千盛州之後,她起身便要走。

藍心連忙拉住了鳳卿卿。

“莫小姐,你去哪?”

“皇宮。”

“那裡很危險,目前尚不知全貌,你若貿然進去,恐再難出來。”

藍心姑姑的擔心,不無道理。

鳳卿卿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可她卻默默的將藍心姑姑的手拉了下來。

“莫小姐,你隻是一介商賈之女,你能做的實在有限,你不欠君墨寒什麼,你不用如此賣命。此去,可就是真的狼入虎口了。”

“藍心姑姑,皇宮哪怕是龍潭虎穴,我也要去闖一闖,我之前答應過君墨寒,往後我會站在他身邊,與他撐起雲昭的一片天,我不能食言,我不知道君墨寒現在如何,可我知道,百裡竹不在他身邊,義父又受了重傷,不少大臣也都受製於各國使臣之手,幫不了他,如今,是他最孤立無援的時候,我若是不在他身邊,他一個人,極難熬過這些時日。”

她已經和百裡竹聯絡過了,在百裡竹到達長安之前這段難捱黑暗的日子,她不能讓君墨寒一個人麵對。

藍心還想勸說什麼。

這時候,一個小女孩跌跌撞撞的跑過來抱住了她的腳。

“姑姑我怕,我要阿孃。”

藍心蹲下身,神情悲慟,她將小女孩抱在懷裡,安撫著躁動不安的小女孩。

“藍心姑姑,你照顧好千盛小姐的女兒,她是千盛家真正的後人,我想義父醒來之後,最想看到的,應該就是她安好無虞。”

藍心看著眼前的鳳卿卿,頗為感歎。

“莫小姐,對不住了,此次皇宮一行,我不能陪你。”

“冇事,我一個人去,正好。”

鳳卿卿換了一身夜行衣,穿梭在黑夜之中,熟門熟路的潛入皇宮內,多方偷聽之下,確定了那些使臣關押雲昭大臣的地方,她在慈寧宮那邊放了一把火,利用走水時的慌亂,成功的混入了他國使臣帶來的精兵當中。

而後。

在那些精兵的嘴裡,得知瞭如今君墨寒所關押的地方。

鳳卿卿跟著一個要去水牢送飯的婢子身後,成功擊暈那個婢子,代替她將飯菜送往水牢。

這處水牢,比較特彆。

四下關了不少犯人。

鳳卿卿往裡麵走著走著,就聽到了一女子歇斯裡地嘶吼的聲音。

“君墨寒,你就這般厭惡朕?”

“朕偏偏不信,你對朕,從來都冇有動過心。”

鳳卿卿終於到了關押君墨寒的地方,可這一眼看去,著實的讓她吃了一驚。

因為此時,那衣著華麗的女子,正拉著君墨寒的手,往她裡衣內襟處摸去,而男子,一臉厭惡,不加掩飾。

男子想要掙開束縛,卻被女子死死的拉住雙手。

他受了傷,這幾日極少進食,身體極其虛弱,根本不是花顏的對手。

君墨寒此時茫然,憤怒,恐懼性的想要後退,瞳孔煥散,連帶著他的臉龐開始滲出豆大的汗珠,震顫,麵色潮紅,他的意識清晰度明顯下降,視線冇有交集,這個反應?若是不懂醫術的人,隻會當男人是對發生這種肢體接觸而表現出來的侷促和羞怯。

可鳳卿卿身為醫者,她在短短幾秒鐘的時間,就看出了君墨寒此時是處於一個瀕臨死亡的情形。

應激相關障礙,又稱反應性精神障礙或心因性精神障礙。

貓應激反應太過會猝死。

而人應激反應過於強烈,到了一個巔峰的地步時,也會達到休克狀態。

很明顯,此時的君墨寒,就是處於這樣的一個狀態。

“砰!”鳳卿卿基本想都冇想,就將手中的飯菜丟下,整個身體猛然的撞向那衣著華麗的女子。

若是鳳卿卿再晚來一步,君墨寒定會發生不測。

此時,君墨寒臉色煞白,表情茫然不知所措,嘴唇上下打著哆嗦,雙目不能聚焦,他心跳過速,精神紊亂,惶恐不能自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