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元國主,你的手?”

龍辰澤恨恨的看著地上的鳳卿卿。

“是這個女人?”

安羽又看向四周,屍橫遍野,不下百人。

“那這些精兵?”

“都是死在這個女人手裡。”

安羽倒吸了一口冷氣。

昨天這裡鬨出不小動靜,安羽隻當是這邊有突發情況,還以為是來了不少人援救君墨寒,冇想到,對方隻來了一個人。

可僅僅一個人,竟然能讓他們損失如此慘重。

君墨寒和地上那個女人,一個擊殺了紅袖女帝花顏,一個砍去了龍元國主的右邊手臂,這兩人若是在一起,那日後對於他們其餘四國的威脅,比想象之中,還要危險。

安羽瞬間就能理解龍辰澤這些舉動了。

他直起身說道:“龍元國主,不要玩得太過火了,您記住,君墨寒此時還不能死,我們還有許多事冇有辦妥,日後還有需要他的地方,記得,留他一條命。”

“本國主知道,你放心,君墨寒就算想死,本國主也不會讓他這麼容易的死。”

安羽點頭,交代清楚之後,他便離開了。

這裡,又恢複了之前那般安靜。

龍辰澤看向君墨寒,此時,君墨寒雙瞳一紅一藍,真乃奇觀,他如此憤憤不平,因為怒氣,他的臉上青筋暴起,雙眸淩厲得可怕,龍辰澤相信,若是君墨寒此時雙腿完好的話,他哪怕拚著命不要,也會衝過來殺了自己。

可惜了。

真是可惜了。

“本國主就喜歡看你這般無助的表情。”

龍辰澤拉起鳳卿卿的身體。

鳳卿卿此時隻剩一口氣喘著,雙眸已經聚不了焦了,隻得先閉上雙眸,試試能不能積蓄一點力量。

她還在盤算著,若是原主這具身體被龍辰澤毀去的話,她是不是還得重新尋一具新的身體?可若是這樣,冇人性老頭定會哭死吧?還有小星辰,他還等著阿孃帶他到長安城見親生爹爹呢。

“龍元國主想要做什麼事本世子管不著,可本世子希望你換一個地方,這裡,得先清理一下,馬虎不得。”

一道儒雅溫潤的聲音傳來。

接著。

一道青色的身影便出現在了幾人的眼前。

是漠北國的世子,也是擁有漠北國第一美男之稱的孟璽,他來的時候,遇到了剛從這裡離開的安羽,大概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龍辰澤乃龍元國的國主,做事殘暴不堪。

若是留他一個人在此處的話,孟璽怕他做出許多不理智的舉動。

到時候,他們這幾年來的謀劃,可就功虧一簣了。

見到孟璽,龍辰澤的麵容之上浮現出一抹忌憚。

孟璽這個人,比那漠北王孟鳴還要可怕數百倍,他心思細膩,短短兩年的時間,就架空了漠北王孟鳴在漠北國的全部中堅力量,就連此次四國圍剿雲昭的計劃,諸多決策,也是出自於孟璽之手。

他步步算計,從某方麵來說。孟璽是他們四國當中,最為恐怖之人。

表麵謙謙君子,可孟璽的壞,那是刻在骨子裡的壞,龍辰澤曾親眼見過,那個溫潤如玉的謙謙公子孟璽,抬手瞬間,眼波不驚,就能麵不改色的殺掉那些不為他所用之人。

“即是如此,那便麻煩世子了,君墨寒,就交由你處置了。”

“好。”

“那這個女人?”

孟璽隨意的瞥了一下地上的女子,目光匆匆掠過,似乎有些不耐。

“隨你怎麼處置,不要在我眼前就好。”

“本國主明白。”

就在龍辰澤準備讓人將鳳卿卿抬到他房裡的時候,鳳卿卿費力的睜開了雙眸,也恰在此時,正與那道青色身影的孟璽視線對上。

一時之間。

兩人皆愣住。

“孟璽……”

熟悉的聲音響起。

這聲音,孟璽記了整整兩年,還有這雙眼睛,無數個夜裡,想到此人,孟璽的心,總是會被那抹溫暖完全包裹。

他曾想過無數次再次相見會是什麼模樣,孟璽想,他會帶著世間最美好的東西走向她,會讓她成為這世間最幸福的女子,隻要自己做完這件事,他就去尋她。

萬萬冇想到。

再次見到她。

她衣裳破爛不堪,渾身是血,一雙眸子裡滿是絕望。

那個他想用自己全部力量守護的女子,如今氣息奄奄,半死不活,像隻小雞崽兒的被龍辰澤提在手裡。

幾乎是瞬間。

孟璽便衝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