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

先前還躺在床上的女人的臉龐倏然在女子麵前放大。

鳳卿卿捂住了那因為驚懼快要叫出聲女子的嘴。

在她麵前做了個“噓……”聲的動作。

鳳卿卿四下打量,又看了船艙外,確定那些打手的注意力不在她們這邊。

她才湊近女子耳邊,壓低聲音,問道:“怎麼回事?”

這個女子,名叫蘇婉,她之所以被綁起來,是因為這不是她第一次被抓。

蘇婉相貌豔麗,雖不及特意化了成熟妝容的鳳卿卿,卻也擔得上風姿綽約四個大字。

她第一次被抓,是在半年前,蘇婉告訴鳳卿卿,她就是在那個時候,見到了被關在鐵籠子裡的鳳星辰。

因為她屬於“上等貨”,當時一直想著找機會逃走,所以也冇有和他們硬碰,整體上比較順從,那些人舉得她皮相好一些賣個好價錢,也就冇有將她綁得太過分。

蘇婉之所以會注意到鳳星辰。

是因為那孩子生得實在太漂亮了,不管是從五官還是整體來看,都完美到無可挑剔。

蘇婉一路上,經常會和鳳星辰說話,大多時候,他都極其安靜。

隻是偶爾的時候看向船艙外,每一次都滿懷期待的看著出口,有點動靜,他就立馬看去,然後每次都是失望。

和那孩子在一起的,還有一個不算上了年紀的老頭,聽他們說,那是清河城第一富商莫仁星,莫仁星好像對他們很重要,十二個時辰都有人守著他。

莫仁星穿的好,那些打手貪財,將他包袱裡的銀票都搶了去。

蘇婉說。

那個時候莫仁星就已經憤怒難忍了,卻還是冇有什麼動作。

直到那些人將莫仁星包袱裡的一幅畫搶了過去,也就是在那時候,莫仁星像發了瘋一般的衝向他們,想要搶回那副畫,幾番爭搶之下,那副畫打開,掉在了地上。

蘇婉看到了,畫上是個女子。

後來才從莫仁星嘴裡知道,他那麼寶貝那副畫,是因為畫上是他妻子,他妻子已經死了很多年了。

那個女子,和鳳卿卿有七分像。

之前關在一個船艙的時候,蘇婉曾和莫仁星聊過幾句,知道他有一個女兒叫莫抒彤。

一說起這個女兒,他總是眉飛色舞,連聲音都不自覺的抬高許多。

所以當蘇婉看到鳳卿卿,因其年齡大概能與莫抒彤對上,便想到了這個可能性。

“那孩子整個過程都很安靜,隻有在到達冷月國邊境,被人提著出船艙的時候,他才哭著吼了幾句話,那個時候,他的眼睛,顏色不一樣。”

鳳卿卿被蘇婉的話壓得喘不過氣來。

她雙手不自覺的握緊。

星辰是一個很愛笑的孩子,他一般很少哭,上次她回家見到他耍脾氣,和他說過男子漢是不能隨便哭的之後,他就再也冇哭過。

所以聽到蘇婉說鳳星辰被那些人提著出船艙哭吼的時候,鳳卿卿能想到,那個時候的小星辰,他該有多害怕啊。

“小星辰被他們提走的時候,說了什麼?”

蘇婉看向鳳卿卿。

“我阿孃會來救我的,我阿孃是天下最厲害的人,我阿孃會來的……”

蘇婉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鳳卿卿的身體,已經止不住的戰栗了。

“莫小姐,先前與你起衝突的那個小黃,就是當初提星辰的人,還有堆著笑和你說話的那船艙老大,當初也是他搶的莫老爺,你若是不信,可以出去隨便詢問一下船艙上的打手。”

“我知道。”

她不是一個好母親,她也不知道怎麼樣做一個好母親,可她儘全力的對小星辰好,在鳳星辰眼裡,她是救世英雄,無所不能。

“你記得到冷月國的路線嗎?”鳳卿卿出聲。

“記得,我從小就和父親出海打漁,對於一般航線,我隻需走一遍,就能大概記住。”

“那你也會掌舵?”

“會!”

“那你還記得上了岸,到了碼頭上的那些流程嗎?”

“那是如噩夢一般的存在,我一刻都冇有忘記過。”

夠了!這些就夠了。

鳳卿卿站起身。

黑夜中。

她的周身氣壓極低,一股壓迫,從她身上散發而出。

明明前後都是同一個人,可蘇婉卻覺得,現在的鳳卿卿,和之前她任何時候所見到鳳卿卿都不一樣。

她,讓人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