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月國。

瓏蜀城。

城中,有一豪奢行宮,此行宮,由冷月國王上身邊的最大宦官——六十五歲的王公公所派人建成。

王公公,原名王步春。

他十六歲淨身進宮,就一直跟在當年還隻是太子的冷月國王上身邊。

後來太子成了王上,他就成了其心腹。

王步春,是個貨真價實的佞臣。

貪贓枉法,陷害忠良,賣國求榮,貪圖“美色”之事冇少乾,而這王步春有一怪癖,他所喜愛的“美色”,是那些長相極美的男童。

他的府上,養了無數個長相貌美的小男孩。

這些小男孩大多數都是那些討好他的人從天南地北四處蒐羅而來進貢給他的,深受他的“寵愛”。

他經常說,王上有後宮三千,他雖不及,卻也有“美色”三百。

王步春喪儘天良,噁心苟且的事冇少做。

不過有一點,他對於越美的事物,就越是喜歡征服完之後再慢慢享用。

五個月前。

手下送來了一批新的貨物,其中,一個極美的小男孩,乍看一眼,王步春就再也移不開目光,那些完美無瑕的人,手感極好,蹂躪起來,梨花帶雨,連哭都會顯得那麼好看。

小男孩當時太臟,身上也有傷,王步春有潔癖,想著等男孩傷養好之後再慢慢享用,定會十分歡愉。

可那小男孩被送入行宮之後。

極少開口說話。

對於這種“完美貨物”,若是強來,隻會破壞了他本來的美好。

所以,王步春對那男童上了心,日日往他屋子裡送好吃的好玩的,隻是那孩子脾氣古怪得很,從始至終,也不願與王步春說幾句話。

任憑王步春再怎麼哄騙,他都眼神呆滯,不發一語。

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五個月了,換做其他孩子,早就承受不住攻勢,甘心的服侍在王步春身下了。

可那小孩不一樣,他天生警覺,從始至終,麵對王步春的熱情,他態度極冷,王步春一靠近,男孩就撒腿跑。

王步春再好的耐心,也被消耗殆儘。

今天,他從宮裡出來的時候,就直奔男孩所住的地方。

對了,那個男孩,就是鳳星辰。

王步春提著鳳星辰的衣領,就往外麵走。

再之後,鳳星辰被粗魯的扔到了王步春的大床上,意識到接下來麵前這個壞人定是要欺負自己的時候,鳳星辰開始拳打腳踢。以前這老怪物的房間裡總是會傳出各種各樣的慘叫聲,有不少孩子高高興興的跟進去,最後變成一具死屍抬出來。

鳳星辰不知道王步春對他們究竟做了什麼,但是他知道,一旦進了那間屋子,他可能就再也見不到姥爺,再也見不到阿孃了。

小星辰害怕了。

一開始是吼。

再之後就開始哭。

然後邊哭邊吼。

“你不要碰我,我阿孃會殺了你的,你敢碰我,她一定會殺了你的。”

“我阿孃可厲害了。”

鳳星辰退無可退,抱著雙腳,縮到了大床上的牆角處,他滿眼絕望,眼神驚恐,身子一直忍不住的顫抖。

“喲,你這小東西,原來會說話啊,本公公還一直以為你是個啞巴呢,早知道這樣一嚇你就願意開口說話的話,本公公就不會等這麼久了。”王步春解開了腰間的玉帶,淫笑幾聲,極其噁心。

“你看本公公對你多好,今天外麵又送“貨”來了,本公公可是看都冇看一眼,就去了你房裡。”

“小東西,你求我,求本公公好好疼疼你,本公公等會,就不會像對其他人那樣對你,好不好?”

王步春伸出了雙手。

鳳星辰小小的身體蜷縮成一團,無助至極,不停搖頭。

“不要,老怪物,你走開!”

在他手快要碰到鳳星辰的時候,外麵響起了打鬥聲。

王步春剛回頭檢視情況,就見房門突然被人一腳破開,一柄利劍,迎麵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