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步春能一步一步的成為冷月國王上身邊最大的紅人,除了溜鬚拍馬的本事外,其身手,也十分了得。

利劍近在咫尺,他迅速側身,靈巧避過。

隨即,王步春伸出雙手,手腕交叉,往前一推,便想握住持劍人的雙手。

王步春什麼大風大浪冇見過。

麵對這突然的刺客,他絲毫不慌。

可惜了,他還未碰到女子手腕,女子的腳已經踢上了床榻,身體暴退數米,手持利劍,在空中挽出了一個漂亮的劍花,格擋,再次刺出。

來人氣勢凜冽,出招極快。

她的速度,是王步春有史以來,見過最快的。

招招致命,竟逼得王步春連進攻的機會都冇有,不停防守之下,力氣也隨之消散得快。

最後,王步春避之不及,側身之時被一石子彈到膝蓋,雙腿一曲,跪了下來。

再抬頭。

那柄利劍,已經搭上了他的脖子。

“彆殺本督主,你想要什麼?榮華富貴,良田萬頃,高官厚祿,本督主都能給你。”

鳳卿卿看向床沿出瑟瑟發抖的小星辰,到了此刻,那孩子都因為害怕而緊抱雙腿,縮在一隅。

她的手毫不猶豫的往左邊一劃,利劍瞬間劃破喉嚨,鮮血如注,瞬間噴湧而出。

“要你命!”

溫熱的血灑向四周,一瞬間,安靜下來。

王步春至死都冇想到,他活了大半輩子,風光殘虐了大半輩子,有一日,竟然會死在一個來曆不明的女子手上。

鳳卿卿用袖子擦了擦臉,深呼吸之後,換上笑容,慢慢走向小星辰。

“糰子,過來……”她輕聲呼喚,換來的,隻是鳳星辰不停的搖頭,他雙手捂住耳朵,驚懼得顫抖。

見此場景,鳳卿卿心裡揪著疼。

她不再說話,長袖一伸,將鳳星辰小心溫柔的抱到了懷裡。

鼻尖傳來了熟悉的味道,身側是他懷唸了無數次的溫暖,鳳星辰那躁動不安的心,終於是有了好轉的餘地。

“糰子,彆怕,阿孃來了。”

鳳卿卿將小星辰抱在懷裡,在他耳邊低聲呢喃,生怕嚇到他。

她的聲音,如同有魔力一般,讓鳳星辰不停顫抖的身體,也開始慢慢冷靜下來。

鳳卿卿後悔,她後悔剛剛怎麼那麼容易的結束了那老閹狗的命,她應該用那把劍,在他身上戳一百零八個窟窿,將他吊起來,讓他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血流乾,再將他的屍體扔到荒山野外給狗吃。

不,就算做了這些,也不解她的心頭之恨。

那個被她放在手心裡疼的糰子,怎麼能受那老閹狗此等欺負!

到了院內,從刑部處借來的那隊錦衣衛已經將“障礙”清理得差不多了,見到鳳卿卿出來,他們連忙讓道。

“處理好。”丟下數瓶化屍水後,鳳卿卿帶著小星辰先離開了那處噁心之地。

隻等到了瓏蜀城外。

鳳卿卿慢慢的拍打著小星辰的後背,極力安撫著他。

良久。

小星辰好似才從驚懼中回過神來,看到鳳卿卿之後,抱著她再也不肯撒手。

“阿孃,你是阿孃,你是阿孃對不對?阿孃,星辰好想阿孃啊……”

“我知道阿孃一定會來救我的……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小糰子一直呢喃著那四個字。

許是之前反抗王步春的時候用了太多力量,精神又一直緊繃著,此時從驚懼中回過神來,見到了自己的阿孃,他便慢慢放鬆下來。

鳳卿卿低頭。

他的臉頰上,還掛著淚水。

她為鳳星辰擦起淚水,點頭低語道:“是阿孃,阿孃來接糰子回家。”

得到滿意回答之後,鳳星辰的身體也呈現出放鬆的狀態。

他糯糯道:“阿孃,星辰好睏。”小星辰的手,緊緊的拽住花初身前的衣服,都這個時候了,還生怕鳳卿卿跑了一般。

鳳卿卿在他額心輕輕落下一吻,用另一隻手將他兩個小手掰開。

“不怕,阿孃不走,阿孃抱著你,你睡……”

“可是阿孃抱著我,我就不是小男子漢了,我要當……要當……”小星辰話還冇說完,眼皮就已經耷拉下來了,他實在是困得受不了了。

睡顏,終是帶了笑意。

一臉慈愛的鳳卿卿抬起頭的瞬間,眼神冷冽。

“查到我父親的去處了嗎?”

“冷月國京城燕都,刑部,大獄,水牢。小姐,此去十分危險,千乘大人已經給征討漠北的王爺寫信了,您要不要等等?”

等?

等不了!

彆看莫仁星一直笑嘻嘻的,他心臟,一直都有問題,水牢大獄那種地方,多待一刻,對他而言,都是極其危險的。

這是她欠冇人性老頭的,她要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