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清晨。

容昊驚醒過來,環顧四周,冇有見到那個女人。

他連忙推醒了兩個弟弟,妹妹還小,容昊見她睡得很熟,冇忍心將她叫醒。

“大哥,怎麼了?”

“哥,我睡得正香呢。”

“你們醒醒,快,要是阿孃回來就糟了,快點。”

經容昊這麼一提醒,他們立馬像打了雞血般爬了起來,利落的將床鋪鋪的整整齊齊。

“哥,我昨晚做了一個夢,夢到阿孃可好了。”

“我也是。”

“我也是。”

“我還夢到阿孃給我們每個人都取了名字。”

“我也是!”“我也是!”幾個孩子異口同聲,相視,愣住,他們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真疼啊!難道,他們不是做夢?

“阿孃真的變好了,阿孃不嫌棄我們了,這些都是真的,對不對?大哥,對不對?”

容昊也是熱淚盈眶,這個孩子,在鎮上做活時無論吃了多少的虧,捱了多少打也絕不掉半滴淚的男子漢,竟然紅了眼眶,再看其他幾個孩子,他們也是如此。

許是這份幸福來得太不容易。

以至於他們如今,纔敢細細回味,卻仍舊有些不可置信,

“翠花!翠花!這死女人跑哪裡去了?又不在家!說好今天上門看貨的,咦……狗蛋兒,旺財,你們都在呢?”

一個臉上長了許多麻子,嘴有些歪,還有些駝背的王二溜子提著一塊肉踏進了這房間,一來就大聲嚷嚷,吵醒了熟睡中的容靈音,小丫頭抬起頭來,睡眼惺忪的看著眼前的男子。

見到容靈音。

王二溜子笑得嘴都合不攏,伸手就要過來抱她。

“小媳婦兒生得真俊,來我抱抱。”

這個動作,將容靈音嚇得哇哇大哭。

“你乾什麼!”

“不準碰我妹妹!”

“我阿孃馬上就回來了!”

王二溜子聽到這話,哈哈大笑,臉上充滿鄙夷道:“就你們那邋遢的惡毒後孃翠花?你們還指望她回來會護著你們?老實和你們說了吧,我昨天就和你們阿孃說好了,用一斤肉,換這小丫頭去我屋裡,養大了之後給我做媳婦,你阿孃可是同意了的,這不,我現在將肉都帶來了,人我自然就要帶走了。”

幾個孩子聽到這話,麵色如霜,手腳發冷。

剛剛纔欣喜擁抱在一起的開心,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阿孃為了一斤肉,就要將小妹賣個王二溜子?

王二溜子是什麼人,鳳霞村的人都知道,他遊手好閒,天天想著法兒的去鎮上喝花酒,小妹跟了他,以後定是生不如死。

昨晚的歡樂與溫暖,難不成都是騙人的?

幾個孩子的力氣終究是太小,敵不過王二溜子一個成人,他幾下就將容昊幾人放倒,然後快速的走到容靈音旁邊,一手抱起她,夾在胳肢窩裡就往外走。

一時之間。

男孩們的腳步聲。

小女孩的哭聲。

王二溜子的咒罵聲,交織在一起,讓人頭疼。

就在王二溜子夾著哭得梨花帶雨準備快步離開的時候,柴門那裡傳來的腳步聲。

緊接著。

一個手提著魚簍的女子出現在柴門麵前。

見到來人,王二溜子高興不已。

“翠花啊,你來得正好,你快和他們說說……”

鳳卿卿將魚簍子放在腳下,雙手交叉在一起,扭了扭脖子,然後在王二溜子不解的目光當中,撿起了一根木棍,迅速的朝著他跑過去,風馳雷掣。

“臭流氓!放開我女兒!”

“老孃的女兒你也敢欺負!你吃了熊心豹子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