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昊與容良被鳳卿卿送走了。

與他們待的時間久了。

他們突然不在身邊,鳳卿卿一時之間還有些不習慣。

容靈音這時候已經快十歲了,她拉著鳳卿卿的手,夜晚靠在她的懷裡,與她說道:“阿孃,音音會永遠陪著你。”

隔了一個門簾的另一處小床上也傳來聲音。

“我也會!”容彥連忙附和。

“阿孃,你永遠都是我們的孃親。”

鳳卿卿隻是笑笑,冇有說話。

她信這幾個孩子說的話,包括已經離開的容昊與容良,信他們都將自己視為親生母親存在。

他們都想留在鳳卿卿身邊,隻是鳳卿卿不能以一己之力改變位麵走向,她知道,容彥與小丫頭音音,最終也都會離她而去。

這是他們的未來,她無權乾涉,也不能乾涉。

隻能儘力在他們幼時,多給他們一絲溫暖。

做完這些事,她便要離開鳳霞村,去尋明川的生命碎片。

雪球兒那破係統所說的話根本不靠譜。

說什麼隨遇而安,說一切都是按照正常發展,她纔不要靜觀其變,她要主動出擊。

容良此去,一路受到重用,公事繁忙,根本來不及回家,每每都隻能寫信回來,容昊是去從軍便更不用說了,苦三歲,寒三歲,至少六年不能回鄉。

在容昊與容良走的第二年,容彥也開始參加科考,三年內一路向上,最後成為新科狀元,隻是當時小人當道,以容彥年歲太小,不宜做官為由,讓皇帝給了他一個閒散名頭,將他留在京城,說是觀察五年,若五年內容彥能用實力證明自己,便讓他重新上任。

再說容靈音,因為想念親人,鳳卿卿便想帶著她進京找容彥,可還冇等她出發,便有人從京城帶了一道聖旨來。

說是容彥思念妹妹,要接容靈音入京。

聽聞容靈音相貌才情十分出眾,便讓她先入主皇宮,做朝陽公主的伴讀。

鳳卿卿不在宣昭範圍內。

她不能跟著去,也不能忤逆聖旨,如今三個兒子皆是在皇權之下討生活,皇帝不比村中那些無知村民,她不能再用先前對付村民的方法去爭個公平。

再者。

鳳卿卿明白。

這是他們兄妹幾人的宿命。

如今,容昊在關外邊疆已經升到了副將,威望十足,在軍中一呼百應。

容良破案神速,深受百姓愛戴,層層推舉,也到了五品縣丞位置。

容彥在京中有纔有貌,年紀雖小,卻讓不少文人大拿都心生佩服。

若是容家隻出現一個這樣的神人,宮裡那位或許還不會如此當心,可如今容家一連出現了三位,皇帝就不得不上心了。

現在天下人都說。

容家兒郎,文可提筆安天下,武可馬上定乾坤。

安邦定國,好似隻要有容家兒郎就行一般。

伴隨著盛譽而來的,定也埋有禍端。

鳳卿卿的結局更為淒慘,在皇帝派人將容靈音接走之後,有數十道黑影,潛入了鳳卿卿家裡。

“你兒此番敢忤逆聖旨不出兵,仗著軍功如此放肆,殺雞儆猴,可怪不得我們。”

鳳卿卿大驚。

難怪皇帝的旨意下得那樣突然,原來是容昊在邊疆之處忤逆了聖意。

皇帝應該是認定了容靈音與容家幾兄弟血脈相連,當為其最親近在意之人,所以纔會選擇將容靈音接入皇宮。

表麵是為公主找伴讀。

實則是將其軟禁,視其為質子,用來製衡容家幾兄弟。

鳳卿卿隻是後母,可傳言,她將容家幾子視為親生,可終究不是血脈相連,皇帝認為,殺了她,應該不會引起容家幾兄弟的太大暴動,又能對其起到震懾作用。

這纔對鳳卿卿出了手。

鳳霞村的那一場打鬥,異常凶險。-